中国健康产业协会网

位置:中国健康产业协会网 > 国内资讯 >

啼血凤凰:重生王妃爱玩火 第106章 五毒圣经

发布人:wending 发布时间:2018-10-11 15:02
徐露第一次梗直了脖子跟她娘说话,虽然看着她娘眯起眼睛望过来的目光,她还是忍不住瑟缩了一下,这次她没有退缩,“娘,这礼物是太子殿下送的。我若是退回去,怕是不妥!”

童祤清还想说话,被童祤沧抬手制止:“阿清,此事还确实有些难办。”

“大哥!”

“虽然东州城都是自行管理,但是到底是大燕的国土。国主给我们东州面子,我们不能打他的脸。太子是储君,拒绝他送的东西,若是有心人给咱们冠一个欺君之罪,就算是东州城有免死金牌,我童家、你徐家也会被借机打压!”

“是啊,娘!詹家这次邀请了太子殿下来,怕是跟他起了亲近之意。咱们得防着啊!”徐露面露担忧地说道。

她的那点小心思,童祤清又如何不知。不过她的话也确实说到了点子上,她冷哼一声,就算做了默认。

徐露暗暗松了口气,终于可以留下这两件东西了,同时她更是坚定了自己的信念。这是她第一次在她娘面前争取成功,她的心里隐隐有着一丝激动。

她抱着盒子的手臂不由紧了紧,这是太子殿下在帮助她,她一定要抓住他的心,她似乎已经看到了以后自己能够挺直腰杆、不用再活得这么卑微委屈的一天。

“老爷,到了!”外面的车夫声音响起,童祤沧示意三人下车。车外,徐锐已经在等着了。他看到童祤沧出来后,还恭敬地拱手喊了声:“舅爷!”

“徐当家客气了!”童祤沧笑着拱手回礼,四人一起走进拍卖场。

童祤沧本来是要带徐露一起的,童心不来,正好多个位置。不过被童祤清言辞拒绝了,最终徐露还是跟着她爹徐锐进了一个房间,童祤清则跟着自己大哥一起。

而另一个房间,詹家家主詹长虚带着自己儿子詹礼也已经在等着交易会开始了。

“你师妹呢?”

“师妹正闭关呢!”詹礼有些好笑摇头,“难得见她心思沉稳一次!”

“呵呵,这妮子好胜心强。”詹长虚满意地点点头,“你二叔呢?有消息没?”

“还没有,”詹礼说完有些担忧地问道,“若是二叔不同意……”

“他会同意的!”詹长虚捋着自己的胡须,“他是詹家的人,这些年,他对詹家付出过什么?詹家的兴败在此一举,他若是还当自己的是詹家人,就不会拒绝!”

“是,爹!”詹礼点头应是,他知道自己的二叔倔的很,反正他内心是不抱希望的。

“还有,那件事要抓紧!太子他们医药大赛一结束就走,可不能出纰漏!”

“是,您放心爹!一切准备妥当!”

“嗯,你是个稳重的,为父一直很放心!”詹长虚也听说了今天童家那个败家子的事,心里默默鄙夷了下。就这样的家族,还想风光多久?

其他的房间都有些什么人,到了多少,骞绯月他们都不知道。他们耐心地等了半个时辰,终于听到了那个窗口外有了一丝动静。

“诸位贵客,本次交易会马上开始。”一个客气却机械的声音传来,骞绯月他们都不由心神一紧,终于要开始了。

“下面请各位在半柱香内,将您要交易的物品或是您希望买到的物品放到托盘上。”

骞绯月和千默没有动,千默没有特别想要的,骞绯月是想要求一份千默身上寒症相关的东西,却不知道怎么描述。

“铛!”

还是那个清脆的金铃声响起,他们面前的空托盘就被窗外的人拿走了,但是他们只看到外面人腰部和手部的情况,其他都在一片漆黑里。

“下面第一轮交易品展示!”那个声音又响起,“每件物品半柱香时间。”

话音刚落,他们的面前就放上了一个新的托盘,托盘里摆着一瓶药丸,边上还有一章纸条说明:夺命丹,只要人还有一口气,可拖延一炷香的时间。留的气越多,拖延时间越长!

从阎王手中夺命,怪不得叫夺命丹。此药听上去很是鸡肋,只是一炷香的时间,却不知道某些特殊的时刻,哪怕是多活几息都是好的。

骞绯月和千默才看了第一件物品,就有些心惊了,这交易会拿出来的东西还真是不凡。两人不由对下面的东西更期待了。

但是骞绯月也隐隐担忧起来,她怕若是后面的东西越来越好,她原本准备的雪肌膏怕是分量就不够了。

“叮!”铃声清脆,面前的托盘被端走,又一个托盘放上来。

这次是一个盒子,他们打开一看,瞳孔都不由一缩:“七彩雪莲!”

盒子里放的竟然是七彩雪莲。当初叶落说起过,他见过三彩的雪莲,已是jí pǐn。没想到这次竟然能见识到如此宝物。

七彩雪莲并不是七种颜色魏晋分明,而是多种颜色杂糅在一起。明明有红、绿、黄、白等颜色,却一点都不显得杂乱,反而透着一股缤纷的活力。

装雪莲的盒子也非比寻常,哪怕是现在这里温暖的很,那盒子也一直在冒着寒气。

骞绯月和千默还在感叹七彩雪莲的美丽和稀有,又是铃声响起,又一个托盘被放了过来,只是这次上面是空的,看来也有人跟他们一样是没有东西要交易的。

于是两人空等了一炷香,但是时间并不难熬,有回味、有期待的时间过得很快。

“叮!”

又一个托盘落下,是一本书。

千默伸手拿过交到骞绯月的手里:“五毒圣经?”

两人都是第一次听说这书,不由有些好奇。这本圣经只是一本手抄本,也没有年代久远的感觉,像是写了没多久的书,面上看普普通通。

翻开第一页,两人就被书里的内容吸引了:本书介绍五种奇毒制法,上卷介绍毒术效用,下卷介绍制法和解法。下卷没有在托盘上,怕是要交易后才能拿到。

毒医相通,能制奇毒之人,医术一般也都了得。抱着敬畏和好奇,两人快速地翻看起来。

翻看了前面四种,两人已经是对想出这些毒术的人佩服地五体投地。四种毒术都不是如鸩毒那般见血封喉的shā rén药,而都是闻所未闻的折磨人的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怕也是毒术的最高境界了。

翻开最后一页,两人看到那上面的字时,齐齐一震,连书都被掉落到了盘子上。

“寒冻九幽!中毒者逢十五发作,全身血液结霜冰冻。毒发如千万冰凌于体内生发,痛彻入骨。九年后,中毒者寒气发而不散,四肢先,后躯干,至头颅,僵而不死。” 济南市第四人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