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健康产业协会网

位置:中国健康产业协会网 > 权威发布 >

符武通灵 第1429章 玉夫人越权

发布人:wending 发布时间:2018-10-09 17:06
然而,面对玉夫人的质问,罗小伊半点面子都不给,翻了个白眼,根本不予理会。

“好,很好!”

玉夫人气得脸色发青,紧了紧手中的帛书,然后突然出手。

砰!

一声闷响,罗小伊依然俏生生地站在那儿,反而是玉夫人,连退了几步。

“小子,你做什么?”

玉夫人瞪着眼睛,抬头看了过去。

就在罗小伊面前,莫凡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

没错,刚刚出手阻止玉夫人的,不是别人,就是他。

开玩笑,就是他自己都不舍得伤害罗小伊半分,别人就更没可能了,哪怕是玉夫人也一样。

不过,毕竟这事是罗小伊有错在先。

“小伊,别闹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莫凡苦笑着回头,看向了罗小伊。

罗小伊先是得意地瞥了一眼玉夫人,气得玉夫人鼓了鼓嘴,满脸都是怒火,随即她才终于肯开口了。

“哼,莫凡哥哥,你丢下我们不管,自己跑出来沾花拈草,小伊不过就是小小教训一下她,怎么,你心疼了?”

罗小伊微微一笑,说完还不忘反问了莫凡一句。

那边,鳕儿脸色本来就很不好看,得知真相后,那娇俏的小脸就越发苍白了。

“我们?沾花拈草?小子,你难道就不想解释解释吗?”

玉夫人心疼地看了一眼身边的鳕儿,然后沉着脸,狠狠盯着莫凡。

莫凡嘴角抽了抽,心里真是无语了。

别说是玉夫人了,就是他自己,还想问个清楚呢。

什么叫‘我们’?还沾花拈草,拜托,他总共也就一个未婚妻,还是家族联姻,虽然小时候就有些交情,但他跟月欣雯之间绝对还没有到那一步。

即便是失踪多时的罗敏敏,两人更多也就是两小无猜,距离谈婚论嫁,似乎也差了一点什么。

至于罗小伊等其他人,除了责任外,他可从来都没有非份之想。

认真说起来,唯有鳕儿,才是他第一个真正有感觉的女子。

这难道这也是沾花拈草?还有,罗小伊眼中的那点幽怨又是什么鬼?

莫凡头疼了,半天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开玩笑,真正跟他有点关系的月欣雯和罗敏敏,那可都是东园公国的人,他怎么说?

还有,这里是连云宗大殿,这么多人呢,哪怕是传音,也未必保险啊。

“咯咯,好了,莫凡哥哥,不逗你们了,你也别为难了,还是小伊来说吧。

本来呢,莫凡哥哥抛下我们不管,跑来你们这里,小伊真的很生气,尤其是静鳕儿,居然敢缠着莫凡哥哥,不教训一下怎么行?

不过呢,鳕儿姐姐肯为了莫凡哥哥抛下一切逃出去,就凭这勇气,小伊就不计较了。

这不,小伊不是把你们需要的东西都带来了吗?”

注意到鳕儿惨白的脸色。还有莫凡头疼的样子,罗小伊眼珠子转了转,随即就轻笑着解释。

是的,在罗小伊的计划里,不管鳕儿有没有逃婚,最终都难逃一死。

关键还是莫凡的态度,若是莫凡没有返回连云宗,罗小伊绝对不会管鳕儿的死活。

可莫凡最终还是及时赶了过来,那么,不管鳕儿有没有逃婚,她都不会有事,这也是鳕儿唯一的生机所在。

当然,若是鳕儿没有勇气逃婚,而是甘愿服从于长辈们的安排,哪怕是莫凡出手了,她也得不到罗小伊的认可。

这个后果很严重,或许刚才罗小伊就不会出现,而是继续躲在暗中算计鳕儿,直到成功为止。

当然,随着‘鳕儿姐姐’这个称呼喊出口,这一切就到此为止了。

以玉夫人的精明,自然听出了罗小伊话外的这些意思,她咬了咬牙,狠狠瞪了一眼罗小伊,心里更是一阵后怕。

而最了解罗小伊手段的莫凡,也是苦笑着摇了摇头。

“哼,小丫头,你狠!”

玉夫人铁青着脸,别过头去,没再理会罗小伊,而是拿起手中的帛书,看向了大殿之上的所有人。

“大家都是同宗之人,些许过错,本座就不追究了。

但暗算鳕儿,这事太过,所有涉及之人,今天,一个都别想跑。

所有静家的人听令,给本座按名册抓人,谁敢反抗,一律杀无赦!”

玉夫人一声令下,大殿之上,静家一众长老顿时激动地齐声应和。

按名册抓人,而且人证物证俱在,谁都不能说什么。

“慢着!玉夫人,你越权了!”

突然,一个异样的声音响起。

是老宗主!

刚才被莫凡威胁,沉默了许久的老宗主,这一刻终于忍不住再次发出了自己的声音。

静家所有长老顿时安静了下来,悄悄面面相觑。

尽管他们对老宗主的一度忍让很不满,但老宗主的威信还在,他们没办法无视。

“越权?那又如何?

别说是你小子,就是你父亲,上上任宗主在这里,你看他敢不敢说本座越权?”

玉夫人淡淡瞥了一眼过去,强势的声音,堵得老宗主面色涨红,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没错,玉夫人只是辈分高而已,认真说起来,其实也就是个太上长老。

在连云宗,太上长老可无权插手宗内大事,更无权替宗主下达任何命令。

偏偏玉夫人并不是普通的太上长老,她在静家辈分极高,不仅是老宗主,就是上上任宗主,那也是她的晚辈。

“还有,你小子虽然曾经是宗主,也曾是静家的族长,但静家可从来就不是你一个人的。

鳕儿这次差点就完了,你这个做爷爷的居然还一声不吭,反而偏帮陷害鳕儿的人。

你倒是去问问静家其他人,看他们同不同意?”

玉夫人再次开口,几句话就说得老宗主老脸铁青,嘴角颤抖,再也不敢说话了。

如果玉夫人先前还只是用辈分压人的话,这次的理由就太充分了,充分得他都不敢辩驳了。

鳕儿不但是静家的女儿,更是宗主一脉的千金小公主,从小就倍受大家的宠爱。

如果孙家针对的是别人也就罢了,为了大局考虑,大家也不是不能忍耐。

可鳕儿不同,宗主一脉的千金小公主都遭人暗算,还险些没了性命,大家怎么还能忍得下去?

这也就是老宗主压着,大家才不敢说什么。

毕竟,连这个做爷爷的都能忍得下去,他们还能说什么呢? 郑州大学第二附属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