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健康产业协会网

位置:中国健康产业协会网 > 权威发布 >

啼血凤凰:重生王妃爱玩火 第368章 效果初显

发布人:wending 发布时间:2018-10-11 14:50
“你……”柯宇的喉咙滚动了下,不可思议地看着一息之间,境况完全翻转的一幕。

千默吐出一口鲜血,手上的力道却没有减低一分:“我叫千默!”说完他手指一用力。

“咳……”柯宇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咳咳咳咳……”千默也一下瘫软了下来,躺在地上动弹不得。但是他知道,他不能就这样躺着。匕首还插在他的胸口,他感觉到自己正在一点点发冷,这是血液流失过度的症状。

“千默,带上血晶吧!”他走之前,骞绯月祈求地看着他。

“月儿,别伤害自己,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我就不会让自己有事!不用血晶,别再用血晶!”这是他离开时的承诺,他不能有事。没有血晶,他也不能有事。

“啊——”千默咬着牙忍着痛坐起来,掏出身上带着的所有金疮药,用嘴要开瓶塞,胡乱地撒在伤口上。鲜血淋漓的右手又拿出了金针咬在嘴里。

“呀——唔!”千默抬手拔出了匕首,又迅速从嘴里拿过金针在几个穴道上猛地扎下。

“呼……”连续的疼痛后,几个大伤口的血终于是止住了。他这才拿起内服药吞了下去。做完这一切的他一口气松掉,瘫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他的眼睛看着湛蓝的天空,任由那些伤药在体内自行行走。他想她了,若是她在,就有人给自己包扎了。

想到这里,他不由想起了当初月儿和他帮路朝天和明秋包扎的场景。那时候路朝天嫌弃自己粗手粗脚,嚷着喊着要月儿帮他包。月儿包起来,一定是轻手轻脚吧。

他回想着当初她看他肩头的字时,指尖划过他皮肤的感觉,让他现在都不由浑身一阵颤栗。

“呵……”还是算了吧!千默自嘲一笑,若真是月儿帮忙包扎,想必又是另一场折磨吧!而且,他也不忍心让她看到自己伤成这样的模样。

“月儿,我想你了……”

被千默惦记的人,此刻比他也好不到哪里去。一夜过去,骞绯月又关上门闭关了起来。她虽然暂时还没感觉到那神通术带来的好处,但是她也知道这种事不是一蹴而就的。所以她让眼睛休息了一夜后,又唤出了大日焱炎图。

“啊——”观想的第一眼,她就痛呼出了声。她以为过了一夜,她的眼睛已经恢复了。然而恢复的只是表面而已,她的瞳孔在接收到强光的那一瞬,立刻就剧烈疼痛起来。还伴随着灼热和酸楚,让她的眼泪又刷刷流了下来。

“嘶——”不断的抽气声响起,她终于熬过了最痛苦的第一个过程,她的眼睛几乎麻木了。虽然眼中看着的是一轮烈日,但她就像是在看着黑夜一般,因为她的眼睛已经花了暗了。

眼睛是木了,她的心却提得更高了。按照昨天的情况,马上更强一轮的光照就要出现了。

“啊——啊……”果然麻木才一息的功夫,那大日焱炎图的光芒就强了一倍多。让她呲着牙低吼出声。

她尽量保持着盘坐的姿势,在意识里死死抵抗着强光的折磨,浑身上下都被紧张和痛苦的汗水浸透。她甚至感觉到了自己的头发都被汗水打湿,正贴在脸上黏糊得难受。

熬了一炷香后,她感觉自己已经快要虚脱了时,那强光一点点弱了下去。

“呼……呼……呼”她张着口喘着粗气,难道终于一轮结束了?

然而就在这时,意识里的烈日猛的一闪,那光芒就像是无数把刀子,一下冲进了她的意识里。

“啊——”猝不及防的攻击让骞绯月痛喊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她的脑海炸裂,那些光芒好像在切割自己的意识。

“痛……”她只是下意识地喊了一个字,就晕了过去。

……

“怎么还不醒啊……”

“姑娘……是不是只有千默主子一个亲人?”冷清莲轻声问明秋,她是后来才到千月身边的,对她的过去并不了解。

“我也不知道。”明秋摊摊手,“不过我见到他们的时候,就只有他们两个人了。”

“难怪……”难怪千默离开后,她会把自己哭晕过去。

骞绯月迷迷糊糊地听着耳边传来的低语,下意识地试着转动了下自己的眼珠。

“嘶——”灼痛感传来,她不由皱起了眉。

“姑娘!”冷清莲靠近了轻唤,她看见她似乎要醒转了。

骞绯月被疼痛刺激醒了,但是眼睛却疼痛地睁不开:“莲姐,让我再睡会。”怕他们担心,她也没有说自己的异状。

“哎,好!”冷清莲担忧地又望了一眼,才拉着明秋出去,“姑娘,你醒了就喊我一声,我就在外面。”

骞绯月听见两人掩上了门,才一点一点适应着眼睛的疼痛。知道痛,应该没瞎吧……过了好一会,她才勉强睁开了一条缝。看着外面柔和的日光,应该又是一个清晨了。

“呼……又熬过来了啊!”骞绯月长叹一声,又适应了一会后,才慢慢睁开了眼睛。当她绕着床顶、房间转动了一圈眼睛后,她突然“咦”了一声。

她轻声坐了起来,然后转头看向了房间的另一面。那里的墙上挂着一幅织锦画,是燕西这边的一个特色手工织品。那幅画还是如之前见到的那样没有任何改变,但是有了变化的是她的眼睛。

她刚才随意的一扫,竟是看清了离她有一丈远的一副一尺见方的画上,那绣在上面的丝线。一丝一缕,清晰分明!

“这……”她的视力不差,但是却从不认为能在三米开外看清一副密密麻麻的织品上的每一根丝线。不仅仅是颜色、花纹,而是能把每一条线都看得非常分明。

难道……是观想大日焱炎图的效果?一个念头不可阻挡地冒了出来,让骞绯月的心都不由紧张地跳动起来。

有些不可置信的她转头看向了另一边,那里是更衣的里间,里间门口放着一架屏风,屏风上绣着仙鹤徐来。

骞绯月定神望去,下一刻真的被自己惊到了。因为她看清了屏风上绣出细小的仙鹤眼珠的每一根丝线。啼血凤凰:重生王妃爱玩火 石家庄俪人妇产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