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健康产业协会网

位置:中国健康产业协会网 > 生活百科 >

西安生殖保健院专家好不好

发布人:wending 发布时间:2018-09-29 11:21

西安生殖保健院专家好不好〓西安-生殖〓西安生殖保健院怎么联系电话摒弃6种病态心理 再婚家庭也幸福西安生殖保健院看病可不可靠啊出轨男人会真心回归吗?西安生殖保健院治疗不孕不育病大概需要多钱高学历夫妻婚姻离婚率较高西安生殖保健院不孕不育病需要费用幸福家庭总是相似的,做到这3点就够了西安生殖保健院怎么联系老婆必杀技:收拾他的“牛脾气”西安生殖保健院收费正规不呀丈夫与小三都劝我别离婚孩子or流言 四大魔咒让女人不敢离婚女人的12条婚前标准:要嫁就嫁对的人女人三十应该在乎和忽略的那些事男人的风流账本该不该看?“幸福婚姻”从回家这几秒开始西安生殖保健院位于古城西安东关正街66号(世贸大厦),建筑面积近10000平方米,年平均门诊量高达上万人次,是西安市计划生育专业技术服务机构之一医院严格规范治疗流程,在保证治疗效果的同时节约医疗费用。在诊断疾病时,必要的检查一项也不能少,不必要的检查一项也不会多。在规范检查的基础上针对每位患者的不同情况制定个性化的诊疗方案,为患者节约费用。

西安生殖保健院专家好不好

  瞒着亲友离婚后,却像夫妻般同居,现在又因为男网友取舍两难

  最近,义乌女子风云(网名)为要不要跟前夫复婚而烦恼。她说,从离婚到现在,感觉自己的生活就像一场梦。

  丈夫网恋,一怒之下离婚

  我和他是经自由恋爱结婚的,婚后感情一直很好,女儿今年已七岁。说真的,我现在都搞不懂当初我们为什么离婚。

  事情得从去年8月说起。那时,我们买了两台电脑,一台放在家里,一台放在市场里。电脑买来后,我们一起申请了QQ号、联众游戏号开始上网。刚开始,我们都感到很新鲜,对跟陌生网友聊天特别好奇。不过,我们彼此信任,不会偷看对方的隐私,也不会隐瞒对方什么。跟什么网友聊过、聊了什么,都是我们夫妻俩经常交流的话题。连我要去见网友,我也会事先告诉他,他还会跟我一起参谋见面聊什么,让我的哪个小姐妹陪我一起去。

  那时候,上网聊天只是我们的一种娱乐方式。

  可是,到今年3月1日,情况就变了。那天,我从市场回到家,看到他的QQ挂在那里。当时完全出于好奇,我打开了他的聊天记录。他的QQ网友并不多,我就看了一下他曾跟我说起过的一个女网友的聊天记录。这个女网友是我认识的一个朋友,只是来往不多。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我丈夫跟那个女网友聊天时竟然已经以夫妻相称。我还从他们的聊天记录中得知,春节期间,有一次丈夫说在朋友家喝醉了没回家,其实是跟这个女网友开房间去了。不过,从他们的聊天记录看,他们的亲密行为只发生过这一次,而且我丈夫已经后悔,那个女网友此后多次邀请,他都没赴约。

  当时,我很伤心,想也没想就对丈夫说:“你做出这样的事,我无法接受,我们离婚吧。”当时,他不同意。我就说,那我们考虑一个星期再决定。

  一个星期后,即3月8日晚,我和丈夫在茶楼谈了四五个小时。我说,考虑到女儿,我决定不离婚算了。可是丈夫说,还是离婚试试看,如果离婚后三个月,我还是坚持要跟他在一起,我们就复婚。那晚不知是怎么回事,无论我怎么劝说,他都坚持要试离婚三个月。我问他是不是不爱我了。他说不是,只是想通过试离婚看看我还爱不爱他。难道一定要通过离婚来证明吗?他说是的。

  于是,第二天我们就办了离婚手续,他成了我的前夫。我们的离婚协议非常简单,他说他只要女儿,其他财产他都不要。

  为瞒亲友,离婚后一起生活

  我们的婚姻一直颇受亲友称赞,两家父母大概做梦也没想到我们会离婚。我们不敢想象亲友知道我们离婚后会有什么反应,决定把离婚的事瞒着大家。况且,我们只是试离婚,三个月后就会复婚。所以,离婚后,我们仍像夫妻一样同居一室,甚至同睡一张床。只是从法律意义上来说,我们已经是陌生人。

  刚开始,我们过得还好,感觉像谈恋爱似的。离婚半个月后,我提出分房睡,因为我觉得睡在一起跟没离婚实在没什么区别。他本来不愿意,后来我不许他跟我同一个被窝,他才不得不搬到客房睡。

  但他只在客房睡了一个晚上,因为分开后,我们俩都睡不好,所以我们仍像夫妻一样同床共枕。

  经常上网,男网友说爱上我

  在市场里守摊比较空闲,我经常上网,认识了一个男网友。他今年32岁,是金华人,不过,他还没有结过婚。

  我们是在打牌时认识的,因为相互配合得比较好,就经常搭档一起打牌。不过,我们只打牌,很少聊天。4月的一天,我心情不好,刚好我们找不到其他人打牌,就聊起来。我跟他说了我和老公的事,他也说了他的事。他说,他上小学时,他妈妈就过世了,而他爸爸也在去年离开了人世,只剩他一个人生活,感觉很孤单。

  从那以后,我们经常聊天,还相互留了手机号码。聊了一个多月后,他说他爱上了我,想跟我见面。可我对他没什么感觉,只把他当成一个无话不谈的朋友。所以,尽管他一再要求见面,有几次甚至跑到义乌,但我还是拒绝跟他见面。后来,经他再三要求,我们通过QQ视频见了面。

  在视频中见过面后,男网友对我更热情了,他说他想跟我过下半辈子,叫我不要拒绝他,当给我自己一个离开我前夫的机会。

  不尽快复婚,前夫要公开离婚的事

  我曾跟前夫说起我和男网友的事,他说他不方便说什么,应该由我自己作出选择。我知道问题不在我和男网友之间,而在我和前夫之间。虽然我们办了离婚手续,但前夫还是很疼我和孩子,家里的事也像以前一样依我。前夫说,他很后悔跟我试离婚,希望我们能尽快复婚。

  可是,我觉得自己的想法已经变了,我没法原谅他曾扔下我和孩子跟别的女人去开房间。虽然我知道现在他已经真心悔过,但我对他的感情产生了怀疑。

  可是,我又不愿让女儿失去一个完整的家,让我爸妈遭受一次打击。

  前些天,我和家人去算命。算命先生说,我爸今年要特别注意身体。可我爸身体一向很好,我就想万一我离婚的事被我爸知道了,我爸身体才会受不了。前夫说,只要我们复婚,我爸就不会受到任何打击。

  可是,我很矛盾。说实在的,从小到大,除了我爸和我前夫,我从来没关心过其他男人,但是现在我心里也有些牵挂那个男网友,有时候也会为他担心,有点心疼他的感觉。我觉得现在我的心已经有一半在外面了,在这种情况下复婚对前夫不公平,我希望前夫能找个心里只有他的女人。

  我跟前夫说,离婚后,我们做好朋友,可以经常走动。但他说,如果我不跟他复婚,他就要带着女儿住到外面去。

  我们结婚后一直住在我家,厂也是我家的。他带女儿搬走,我爸妈就会知道我们离婚。现在,前夫每天都逼我给他答案,不复婚,就公开我们离婚之事。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记者观点

  “千年修得同床眠”,能成为夫妻不容易,你们当初的决定确实草率了些。想要让双方有考虑的时间,哪用得着离婚啊!

西安生殖保健院专家好不好

  夏梦的气质很好,一看就是个知识女性,但与她聊起来,却能感觉到她内心充满了自卑。当然,以前的夏梦并不自卑,她1991年就来到了深圳,在一家律师事务所工作了很多年,薪水很高。可是,自从嫁给了香港人阿成,并最终成了一名家庭主妇后,夏梦越来越不自信,有一阵子,她甚至有些抑郁。

  夏梦1959年出生在北方一座美丽的城市里,家里只有她和妹妹两个孩子。年轻时的夏梦没享受过富裕的生活,虽说生长在城市里,可她接受的教育非常有限,毕竟那是“文革”时期。

  下乡回城后,夏梦决定通过学习改变自己的命运。她自学了中学课程,并考取了大专,主修法律。

  3年后,夏梦大专毕业,分配在一间学校工作,夏梦总想凭借自己的奋斗获取美好的生活,就把全部心思都投入到了学习和工作中。

  1991年,夏梦带着梦想来到深圳,当时她已经32岁了。在深圳,一切都要从头开始,她工作得很努力,也取得了一些成绩,并在深圳站住了脚跟。

  当一切都稳定下来后,她开始感到孤寂,一回头,发现自己已经一个人走过了30多年,她开始考虑个人问题了。

  夏梦的妹妹早年嫁给了一个香港人,现在已在香港定居了,日子过得不错,她极力怂恿夏梦也找个香港人,毕竟香港的生活水平要高一些。

  1997年,在妹妹的张罗下,夏梦认识了在香港某大学做校工的阿成,阿成当时已经46岁了,因为家中有8个孩子,经济条件不好,而且他本身有轻微的残疾,这样的条件在香港找个老婆是很难的,所以他一直独身。

  夏梦清秀的面容和良好的气质吸引了阿成,因此,认识不久他就提出与夏梦办理结婚手续,夏梦对此也是求之不得。在没有进行充分了解的基础上,两人结婚了。

  婚后,因为身体不好,阿成力劝夏梦辞去工作呆在家里,夏梦照办了。辞职后,夏梦在罗湖区租了一间小房子,整天无所事事地呆在家里,苦等有朝一日能够赴港定居。

  阿成很少来深圳,在他的潜意识里总觉得只有香港才是最好的,所以,夏梦总是尽可能多地到香港去。

  阿成与老母亲一起住在居屋里,每次到香港那边的家里,夏梦总觉得婆婆时时处处挑剔她。

  有一次婆婆外出晨练归来,看到夏梦仍旧睡着未起,便发了很大的火,还打电话叫来了阿成的兄弟姐妹……

  结果可想而知,夏梦被阿成的兄弟姐妹围着教导了一番,阿成的妹妹甚至教夏梦如何使用一些家用电器。

  夏梦真是哭笑不得,再怎么讲她也是大城市出身的知识女性,而阿成家却是几十年前才从广东乡下移民到香港,阿成的妈妈一个字都不认识,阿成的妹妹连中学都没有毕业……

  但是,当夏梦把这些事情告诉阿成的时候,阿成却不以为然,只是劝夏梦多一点迁就他的家人。

  因为是北方人,夏梦与阿成家人的生活习惯很不同。

  她不太会煲汤,这点让阿成和阿成的妈妈非常不满意,夏梦只好虚心向阿成的妈妈求教,这一学就是好几年,但她的手艺都常常被阿成的家人嘲笑……生活中的这些小事情让自视颇高的夏梦非常郁闷。

  有一阵子,她一进香港的家门就忍不住放声大哭,哭得非常伤心。阿成不理解夏梦的想法,他单纯地认为,夏梦现在的日子不错,从内地来了香港,应该是件很幸福的事情,她不应该有什么不满足。

  夏梦本想与阿成的兄弟姐妹搞好关系,但他们从来不与夏梦来往,他们都认为夏梦是个大陆妹,是乡下人。

  郁闷的夏梦开始发奋,像20多年前考大学一样,她在拿到了律师执业证后,又拿到了教师上岗证。她的想法是,到香港后,一定要找一份体面的工作,让自己从头到脚都自信起来。

  可是,前几天遇到的一件事情却让她动摇了。在夏梦居住的那个小区里,有许多女人的丈夫都在香港,平素她们孤独地呆在深圳,她们的丈夫每个星期会回来一次。

  夏梦没事的时候会和她们聊聊天。她对面住着的是一个漂亮的农村姑娘,才20岁出头,她的丈夫是个50多岁的香港人,对她很好,给她在深圳买了房子,每个月还给她7000元的家用……

  看看自己租住的小套房,想着阿成每个月才给她3000元家用,夏梦忽然觉得自己真是不中用,她的律师证和教师上岗证居然比不上一个女人的美丽和年轻,心底里的不自信又开始侵扰着她。

  她甚至想,到香港定居后,如果她不能顺利地找到一份好工作,她的后半辈子岂不是要在歧视的眼光中度过?

  夏梦的担忧是有理由的。她楼下住着位名叫阿丽的女人,丈夫在香港。阿丽以前也是个职业妇女,婚后也辞去了工作,现在阿丽基本上变成了一个家庭妇女。

  她丈夫也有一大家子人,他家里完全把她看成一个保姆,有一次,丈夫的家人从香港过深圳玩,她一个人煮了十几口人吃的饭,他们在客厅里吃饭,而她则在厨房里忙碌……

  阿丽多次跟夏梦表达了生不如死的想法,她说她最受不了的是那种深藏在丈夫家人心中的歧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