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健康产业协会网

位置:中国健康产业协会网 > 生活百科 >

加冕为王 第0351章 萨尼亚的过往

发布人:wending 发布时间:2018-10-05 13:45
安娜看见了,圣骑士的背后生出了两条翅膀,黑色的翅膀,就像是天堂守护者一样,只不过颜色不同。

关于这些她曾经听人讲到过,雄鹰徽章的圣骑士当实力到达最顶尖的时候,他的后背会生出双翼,如同半神,仅次于真正的白羽天堂守护者,这位心上人是一位顶尖的雄鹰徽章圣骑士。

巨大的黑色翅膀生出,赛博坦手中的匕首变成了一柄黑色的长枪,长枪外表闪烁着明亮的光芒,流光溢彩,他的身体因为翅膀的关系飞升到了半空中。

黑色羽翼闪动,狂风呼啸,夹杂着金色的圣光,恶魔们的身体像是脆弱的树叶一样粉碎飘散,洞口外面全是火焰,无尽的火焰。

手中的长枪射出剧烈的圣光,像是一道洪流一样贯穿那些不断冲上来的恶魔,洞外恶魔的哭喊声不断回想。

安娜注视着心上人的背影,甜蜜的睡了过去,也许一觉醒来,他们会在地狱相聚,地狱也无法分开他们,她想。

当东方鱼肚白的时候,安娜醒了过来,恶魔的声音在远去,洞外的天空昏暗,但依稀能够看到天亮了,洞口的圣骑士依然站着,并没有倒下。

赛博坦战斗了一整夜,没有休息,但浑身丝毫感觉不到疲累,后背上的双翅让他有些意外,还有手中的长枪,充满了圣光的力量,也许只是因为诅咒的关系。

现在恶魔已经离开,他回头看着醒过来的女孩。“现在安全了。”走到女孩身旁,检查伤口,已经痊愈,只是留下了一些疤痕。

“你能够自己行动了。”他下了结论,手中的匕首恢复了原貌,递给了女孩。后背上的双翼收了起来。

安娜接过匕首,她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你战斗了一整夜?”

赛博坦没有回答,走到了洞口。“现在我们不必前往庇护所,可以继续寻找离开这里的办法。”

比起红色紫罗兰法师更强大的存在,安娜找到了新的依靠,她不必因为昨天欺骗头儿而感到担忧。

起身穿上鞋子,跟在圣骑士后面。“这里并没有出口,进入科罗娜岛,没有人能够从这里离开。”

圣骑士回头眼神冷厉。“我必须离开,摧毁教廷。”

安娜看着圣骑士眼中的仇恨和悲伤,她很有兴趣了解这位男人的过去。

当天亮的时候,唐宁突然惊坐起来,他睡着了,难以置信,不过在帐篷内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是一种魔药,能够让人沉睡过去的魔药,有人用药让自己睡着。

是怀亚特,他伸手抚摸自己的胸口,那把莫斯利安匕首还在,并没有被对方拿走,从帐篷内钻出来,看到了帐篷外面的盗贼刺客躺在地上,睁着眼睛。

“你醒了,太棒了,你太累了,应该好好睡一觉。”怀亚特从地上爬起来,活动了几下筋骨。

唐宁抓住对方的衣领,面色阴冷。“如果我知道有人对我使用魔药让我陷入沉睡,下一次我会将他的脑袋割下来以示惩戒。”他松开手走进自己的卧室,得看看药剂的炼制进度。

怀亚特打了个冷颤,有些尴尬的耸了耸肩。“我只是想让你睡个好觉而已。”

房间内魔药已经炼制了一半,明天早晨才能够制作完成,这段时间当然得继续了解情报,寻找下一位目标,看着跟进来的怀亚特。“说说下一个目标。”

怀亚特沉思了一下,双眼透露着睿智的光芒。“下一个是萨尼亚,他是除了沃克之外的另外一名炼金术师,实力要比沃克更强大一点,不过他有一个小毛病,我曾经察觉到了。”

萨尼亚,名册上拥有这位炼金术师,同样是一名天才炼金术师,只不过不同于沃克,这名炼金术师喜欢用人体来进行一些实验,死在他手上的人不少,其中包括一名王国的公爵,那名公爵轻信了萨尼亚的提议,要更换一颗更为强劲的心脏,因为原来的心脏发生了一些问题。

这场手术所有人知道,如果萨尼亚的手术成功,那么他将成为能够消灭一项不治之症的英雄,可事实恰好相反,手术失败了。

他被新账和旧账一块算,当然,主要是因为他杀死了公爵,引起了国王大怒,并将这件事情通报给了教廷。

教廷抓住了这位天才炼金术师,然后将他送到了科罗娜岛,而到了这里之后他彻底释放了自我,因为这里没有任何的俗世律法和圣律的制约,他可以尽情的进行自己的研究和实验,不用接受任何惩罚。

但时间久了,孤独和寂寞令人难以忍受,虽然在炼金术上和他的研究上取得了长足的进展,他却高兴不起来,残酷的生存规则令人厌倦,他永远无法离开这里。

萨尼亚参加了那场宴会,宴会上他很少发言,甚至对于年轻人的讥讽都很少发表看法,一夜过后他发现自己失眠了,因为女人的关系,原本这里只有一个女孩,成为巫师的安娜,但安娜有那位强大的红色紫罗兰法师保护,现在他还不是那位红色紫罗兰法师的对手,只能作罢。

现在这两个女孩可没有像安娜一样的强大保护,只有那名年轻人,只要杀了那名年轻人,然后就能够欺骗那两位女孩走出庇护所,到时候他可以用一些药剂控制两人,让两人成为自己的取乐工具,现在他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对心脏手术痴迷的家伙,而是一个无恶不作的坏家伙。

一大早爬起来,他看着腿部的一个伤口,这一处伤口是替换自己体内的某些器官时候留下来的,他的实验成功之后第一个受益者就是自己,用一些特殊的东西来替换自己的一部分器官,避免器官衰老造成的能力减弱。

一开始并没有太大的问题,他的一切身体机能的确大幅度的提升,这让他相当兴奋,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后遗症出现了,他的那条腿有时候会不由自主的失去感觉和控制,好像腿部不再属于自己一样。

人体是一台最精密的仪器,这台仪器的任何一样小零件都经过了检验,要想用人力来改变这些小零件,在某些方面还是不太成熟,但事已至此,他只能依靠在腿部打开一个小缺口,然后从缺口上来维护换入体内的小零件。

用一些药剂止痛,然后在止血,最后将那些小零件拿出来,在那些小零件上涂抹上一些能够改善情况的药剂,然后装回去,腿部的麻木感觉消失,重新恢复了直觉,万幸的是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人知道自己有这方面的缺陷。

如果被别人知道自己的这项小缺陷,会造成相当糟糕的局面,他小心翼翼用消过毒的针线将伤口重新缝合上,然后在伤口继续涂抹消炎药剂,如果不进行消炎,这一处经常打开的伤口会被感染,后果相当严重。

至于清洗伤口完全不太可能,因为水资源在这里同样稀有,只有两天之后的岛屿资源重置之后才能够采集,他得尽量将水资源留下来,用做补充身体的水分。

将这一切都弄完之后萨尼亚在房间内走来走去,他得想办法将那名年轻人骗出去才行,而且必须尽快,其他人同样对那两名女孩觊觎,如果行动太迟太晚,那些女孩一定会落入别人的手中。

这时候门外响起了敲门声音,打开门看着门口的来人,萨尼亚面色阴冷。“怀亚特,别在我的屋子面前出现,你这个小偷,没有人喜欢你,滚远点,否则我会将你的脑袋割下来放在瓶子里面欣赏。”

萨尼亚耸了耸肩,尴尬道:“抱歉,萨尼亚先生,打扰到您,不是我想找您,是我的新朋友想要见您。”换做以前,怀亚特绝不敢来打扰这位恐怖凶狠的炼金术师,他知道这位炼金术师的研究项目,是专门来解剖人体,以前这座岛屿上有不少的恶人被这个家伙当成了实验对象。

萨尼亚楞了一下,这时候看到了从怀亚特身后出现的年轻人,是那两名女孩的同伴,才到科罗娜岛没有多久的那个目标,连运气也眷顾自己,他变的热情起来。“年轻人,昨天我应该拜访你。”

唐宁注视着这位同样有些肮脏的家伙,全身散发着同样的臭味,在这里的人没有人身上保持了基本的清洁习惯,当然女孩除外,女孩们宁愿不喝水,也要保持身体的干净,否则会生虱子。

走上前,恭敬行礼。“冒昧打扰很抱歉,怀亚特说您是庇护所内最强大的炼金术师,恰好我也是一名炼金术师,现在我的实验缺少一些材料,不知道您这里有没有,如果您愿意借给我我会相当高兴。”

萨尼亚心中冷笑,他仿佛在年轻人身上看到了刚来到这里的自己,醉心于炼金术和实验研究,根本没有意识到其他的事情,这样的人最容易上当受骗,那时候他就被人骗过,只不过侥幸逃过一劫。

初来这里的时候并不清楚科罗娜岛的规矩,那时候的科罗娜岛上还没有如此多的恶人,他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房间,是在一位庇护所原住民的热情帮助下,他很感激对方,当住下来实验进行了一半的时候,对方邀请自己一起外出去寻找资源。

那时候他丝毫没有怀疑对方的用意,当跟着对方走出庇护所,到了一处无人地方的时候对方的真面目流露出来,那是一名水元素法师,对方用水元素攻击了他,毫无防备的他受了重伤。

然后对方拿出了一些工具,想要将自己的身体肢解,然后腌制起来,当成以后的美味来享用,他哀求了很久,但对方根本没有任何怜悯之心。

这时候他看到了对方身体上的一处缺陷,对方的腰部有了疾病,骨刺令他的行动相当怪异,萨尼亚提出为对方医治。 广州伊丽莎白妇产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