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健康产业协会网

位置:中国健康产业协会网 > 生活百科 >

十方乾坤 第二十二章 大典

发布人:wending 发布时间:2018-10-06 10:58
见那霓裳少女与七尊坐得那么近,一尘心里不禁升起一股没来由的失落,自己这趟回去,还得除那满园子的杂草呢,万一那些劳什子仙草让虫子啃坏了,还要挨罚,唉!

那桃花树下的少女自然便是霓裳了,她今日穿着一身淡红的碎花小裙,与这漫天飘扬的桃花相映,美得似那瑶池里的小仙子一样。

一尘不禁看得有些怔怔出神了,只见她轻轻端起酒杯,动作轻柔有如落雪,一尘不禁又是一诧,咦,她年纪这么小,也喝酒啊?

尽管今日许多人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但这一刻,她似乎也注意到了远处而来的奇怪目光,便顺着目光望回去,一尘瞧她向自己望来,心里“哎哟”一声,被她发现了,一个慌张,竟差些从树上栽下去。

见到这一幕,少女霓裳不禁捂嘴噗嗤一笑,上边眉月尊上见她忽而发笑,问道:“霓裳,你怎么了?”

“没,没……”

少女霓裳不慌不忙擦了擦嘴边的清水,又噗嗤笑道:“我瞧见一个大傻瓜。”

“恩?”

眉月今年已有几百岁的高龄,一时捉摸不透她的少女心性,转过头向她刚刚看的方向望去,只见墙外一棵杏花树上趴着个少年正在朝她招手,不禁眉头一皱,只道是平阳峰哪个不识规矩的野小子,便也懒得去注意了。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地上树影渐斜,慢慢过了晌午,凌音却还不见人影,眼见今日人都到齐了,青玄真人不禁渐渐锁起了眉,向亦还真看去:“亦真师弟,凌音她怎还未来?”

亦还真放下手里酒樽,笑道:“此中还是,若有虚无。”

“恩?”青玄真人不禁把眉头皱得更深了,亦还真尴尬一笑,咳嗽一声道:“师妹说她过会儿就来……”

青玄真人这才将手中拂尘慢慢放下去,但眉头仍是微皱着,又向不远处手捧桃花瓣的少女霓裳看了看,今天说什么他也要让霓裳拜入凌音门下,虽说眉月师妹也很想收这少女入门,而且天璇一脉的“弱水三千”心法也极为适合这少女修炼,不过他还是更希望这少女能够成为凌音的弟子。

虽说凌音曾是他的徒弟,但这三百年来,他早已不止是把凌音当做徒儿来看待了,她还是瑶光一脉的尊上,自从当年瑶光之变后,紫宵峰不多的弟子全都去了其他几峰,瑶光一脉便一直空缺着,直到三百多年前凌音继承,瑶光一脉才又渐渐有了起色,但现在却苦于紫宵峰上一个弟子也没有。

堂堂瑶光尊上,座下岂能一个弟子也没有?说出去成何体统,即便是一脉单传,那也总得有一个弟子才是吧?早在上次大典便该收个弟子了,结果却硬是推了六十年。..

青玄真人越想越是有些生气,而他之所以这么急着让凌音收徒,当然也还有另一层所在,这另一层,咳咳,大概便类似于凡尘中,父母希望子女长大后,能够早些成家,独立门户吧……

另一边,玄阳峰的玄阳真人也有意无意,时不时地向少女霓裳看去,他自然清楚这少女何等天赋,自是巴不得想要将这少女收入自己门下,弄不好便是下一个妙音仙子。

可今日即便是凌音不来,那前边还有一个眉月挡着,又即便凌音和眉月都不在,那边上还坐着个潇洒翩翩的亦还真,怎么也轮不到他玄阳峰啊?唉!想到此处,不禁又饮了一口闷酒。

“师父,您少喝些酒,今日……”

楼青山见师父一杯接一杯不断,在旁劝着,不料玄阳真人挥了挥手:“去去去,你们懂什么,为师这是酒入愁肠愁更愁啊,唉!”

时间慢慢又过去一刻钟,仍是不见凌音来,广场外面,一尘靠在杏花树上,翘着腿,嘴里叼着一根杏枝,原本还以为这大典有什么好玩的,现在看来,也不怎么样嘛,里边人那么多,又没看见黄莺儿师姐,还不如自个儿留在平阳峰修炼怪前辈教的玄功呢!或是偷偷下趟山,回去看看阿娘和沈婧姐也好。

正自百无聊赖时,一尘忽然惊觉一股寒冷杀气逼来,立时精神一振,坐直了身体,只见广场里面,一道寒冷目光如似毒蛇般盯在自己脸上,那人正是赵王孙,想不到有那些灵丹妙药,他今日竟是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

在赵王孙身旁,杨逍然也在,另外还有几个人,以及赵盈儿也在不远处看见了他,一尘立时感到不妙,翻身从树上跳了下去,却不料尚未跑出里许,一阵劲风逼来,杨逍然已经阻在了他面前,冷冷地看着他。

“师……师兄。”

一尘强自镇定下来,现在还不宜和对方闹翻,尽管自己已有怪前辈传授技艺,但对方十几年的道行修为,也绝非自己一朝一夕便能对抗的。

“你怎在此?”

杨逍然脸色忽然冰冷了下来,一尘讷讷道:“我,我和师兄们……上来看看。”

“回去!”不料杨逍然态度强硬,只冷冷道出两个字。

一尘微微一怔,本来他就觉得这里没什么好玩的了,也不想和对方起冲突,但听杨逍然此刻这般生硬的语气,又想到他和那赵王孙一起来对付自己,心中不由得也来了气:“我不回去!长老都没说不让我来,你凭什么不让我来!”

杨逍然脸色更加森然了,像是罩起了一层冷冷的寒霜:“仙草园的事情你做完了么?万一仙草有损,你我两人都吃不了兜着走……”

“当然做完了!做完了我才来的!”一尘双手叉腰,理直气壮地道。

“那也不行!跟我回去!”

杨逍然态度强硬,话一说完,便伸手去抓他肩膀,然而却不料,手一碰着他肩膀,立时像是浑身遭受电击一般,接着整个人都被震退了几步。

杨逍然不禁心下一惊,虽说刚刚他是没怎么运功施力,但这小子体内怎修炼出如此一股强的玄气了?怪不得那日反震得赵王孙七窍流血,难道真是黄莺儿私下里所传?即便是,也不可能这么快啊?

“哼!”

一尘冷冷一哼,刚刚自然是他情急之中运转起了笑苍天传授的“九阴九阳玄功”,只是笑苍天要他答应的三件事,其中之首便是让他不得在人前过于展露这门玄功,故而他也不敢怎么施力。 杭州市中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