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健康产业协会网

位置:中国健康产业协会网 > 生活百科 >

全知武神 第七百三十六章 承诺

发布人:wending 发布时间:2018-10-06 16:12
离开寂灭天堑这处“地狱”,回归外面美好的世界,这一直都是遗族人毕生的心愿啊,自重祖先那一代起,就一次次的努力,一次次在绝望中认命……若邹兑当真能找到联通外面世界的出入口,这无论如何,火栗等都是必须支持的!

唯有阿朵依然很伤心,尽管早知道邹兑会离开,但真正到了这一刻,她依然难舍难分,却也不得不接受这样的现实。

火栗等尽量将自己知道的情报详细说给了邹兑听,邹兑一边听着,一边做了各种考虑,初步制定了一个计划。

随后又过了几日,邹兑觉得已经准备地差不多,打算明天就要出发,今晚将是他留在火栗部落的最后一个晚上。

邹兑本来打算在石床上修炼一晚,但阿朵强硬地将他拉进了帐篷之中。邹兑也有些心疼这个单纯、要强的姑娘,随着阿朵的拉扯进入了帐篷。

一进帐篷之中,阿朵已经泪流满面,掩面跪在地上,大声哭泣起来。

邹兑是第一次见过阿朵的眼泪,平时阿朵就算是受伤流血也一声不吭的,更别说眼泪了。邹兑叹息一声,正想安慰阿朵几句,阿朵却忽然开口了。

“我身上流淌着大祭师的血脉,我天生是部落的继承人……我从懂事起,就一直被朝着部落继承人的方向培养,很好的被爷爷和部落小心地呵护着……”

阿朵没有看邹兑,而是抹着眼泪,哽咽说着。

邹兑走过去,心疼地坐在了阿朵身边,替阿朵擦了擦眼泪。

阿朵痴迷的目光已经落在邹兑的脸庞上,和邹兑目光对视,幽幽的继续道,“一切仿佛命中注定,我厌倦了被人保护在笼子中的生活,第一次偷偷跑出去,然后就遇到了你,接着把你带回了火栗部落。而你拯救了火栗部落,带给了族人们从前想都不敢想的一切。从那时前,我就认定你是我生命中注定的另一半,但你现在却要离开了……”

邹兑苦笑一声,一时间也不知道要如何开口安抚阿朵。

这时,阿朵忽然上前,一把紧紧抱住了邹兑,紧得邹兑都无法呼吸了,那丰硕、性感的身躯仿佛要挤进邹兑的身躯中一般。

邹兑浑身也有种火热的感觉,他忙说道:“阿朵,你……”

阿朵更紧地抱住了邹兑,情绪有些激动地打断邹兑的话道:“邹兑,我已经不求和你一辈子在一起,只求你能给我一次美好的回忆,好吗?”

邹兑能感觉到胸口迅速湿透了,那都是阿朵的眼泪,他虽然心疼,却有些话不得不说:“阿朵,我即将前往魔人的圣地,生死未卜,而且即便找到了回到外面世界的方法,却也不意味着能用这个方法回来,甚至……”

邹兑话没说完,忽然感觉嘴唇一阵湿润和火热,已经被阿朵热情的红唇封印住了,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邹兑浑身血液都在沸腾,**勃发下,陷入了一种迷醉和享受之中。但邹兑心中始终有一条底线,两个人的结合是意味着一种责任的,若是不能做出承诺并实行承诺,就不能贪图**的享受而坏了阿朵的身子。

这一丝底线让邹兑的头脑始终保持了一丝的清醒,他挣扎着好不容易从阿朵的火热中暂时摆脱了出来,说道:“阿朵,你听我说……”

阿朵笑着哭泣道:“你若死了,我等你一辈子;你若不回来了,我等你一辈子;你若回来了,我跟你一辈子。我这一辈子都只会是你的人!”

阿朵斩钉截铁的话,让邹兑彻底感动了,这是多单纯、多好的一个姑娘啊,敢爱敢恨,心直口快!

一种不管不顾的冲动悄然爆发,邹兑开口就道:“好,阿朵我若不死,一定会回来的,我回来后一定不辜负你!”

邹兑给出了轻易不给出的承诺,阿朵瞪大了眼睛,无尽的惊喜,口中喃喃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口中说着,身子一软,倒了下去。

吓得邹兑一大跳,连忙抱住了这姑娘。细细一查看,邹兑苦笑摇头,发现这姑娘竟是承受不住巨大的惊喜,昏睡了过去。

轻轻将阿朵安置在柔软的兽毛被子中,邹兑的心已经冷静了下来,他走出了帐篷,迎着寒冷的风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心头却恨不得扇自己一记耳光,为什么就没忍住冲动,向这姑娘说出了也许无法做到的承诺。

对于男女之情,邹兑没有太多经验,也不是禁欲,只是他的人生规模基本是朝着追寻力量的道路走的,没太多的精力去分心于感情,而且现在对于阿朵是一种兄妹的亲密之情更胜男女之情,冲动之下给出这样的承诺有些违心了。

经历了许多事情,邹兑本来认为自己足够成熟了,没想到却被一个倔强的傻姑娘用热情和痴心给攻陷成这样。

一时间,邹兑除了苦笑,就只能摇头,这世上若说最难的债,非“情债”莫属了,自己居然莫名其妙地就背负上了……但自己做人的标准和底线在哪里,既然做出了承诺,就尽可能地实现吧,自己再怎么也不能禽兽到辜负这样一位好姑娘的真心。

……

阿朵睡得很香,做了一个甜甜的梦,梦中梦见邹兑向她做出了承诺,一辈子都和她在一起。阿朵甜甜笑着醒来时,空荡荡的帐篷中却没有邹兑的身影。

“原来真的是做梦吗……”

阿朵喃喃了一句,眼圈又红了,眼泪滑落下来。似乎自从破了不流泪的“戒”后,她流泪变得容易起来了。

“醒了吗?”

帐篷忽然被掀开,邹兑带着温和笑容的脸庞出现在阿朵面前。

阿朵又惊又喜,跳上去抱住邹兑,泪流满面地道:“你还没走?你还没走!太好了!”

邹兑心疼地抚抚阿朵的头发,说道:“你昨天太过激动,昏了过去,我怎么能在这个时候离开呢。”

“昨天……”

阿朵喃喃了一声,先前还有些分不清梦境和现实,经邹兑一提醒,她已经回忆了起来,邹兑的承诺似乎并不是做梦,而是真真切切的真实! 深圳圳康妇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