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健康产业协会网

位置:中国健康产业协会网 > 生活百科 >

符武通灵 第60章 杀手的承诺

发布人:wending 发布时间:2018-10-09 15:05
水滴石穿,他小时候就听说过,可眨眼的时间,竟能把好几棵大树整个变没了,这哪儿还能算是水滴,分明就是冰块,而且还是无比坚硬的冰块。

墨非倒吸了口气,渐渐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目光在水幕中不断寻找。

“凝冰针雨,好恐怖的符武!连大树都整个被磨成了粉末,第九阎罗就算是灵境强者,好歹还是血肉之躯,这下也应该完蛋了吧?”

刚刚的场景虽然恐怖,可墨非震惊过后,不但不怕,还多了几分庆幸。

恐怖没关系,符武的威力越大越好,要是能把第九阎罗直接干掉就更好了。

突然,水幕中,一道模糊的身影隐约站了起来。

发现这道越来越清晰的身影,刚刚还隐隐有些激动和兴奋的墨非,整个人都呆住了。

“这不可能!被这么恐怖的符武击中,他怎么还能站起来?”

灵境强者有多厉害,他并不清楚,但他知道,刚刚漫天针雨骤然落下的那一刻,若换了他,就是一百条命都不够死的。

可现在,第九阎罗不仅没死,居然还能站起来!

墨非身子忍不住微微颤抖了几下,这么厉害的符武都没能杀死第九阎罗,他现在应该怎么办?

终于,倾盆大雨渐渐消失,第九阎罗的身影再次无比清晰地落入墨非的眼中。

紫黑色长袍只剩下几截碎布条,双臂双腿,还有胸前,浑身上下数不清的伤口,其中几道还不浅,鲜血顺着手臂一滴滴掉了下来。

突然抬头,第九阎罗血红的双眼直直看了过来,墨非刚刚还有些开心的心情瞬间消失,他全身僵硬,满头冷汗地咬着牙,艰难吐字:“你,受伤了!”

第九阎罗,血红的眼睛骤然一缩。

是的,他受伤了。

别说是墨非自己,就是身为灵境强者的他,也万万没想到,一个普通人,就凭符纹的力量,竟果真威胁到了他,还让他这么狼狈,弄得浑身都是伤。

他先前曾承诺,不管墨非使用什么方法,只要能让他受伤,他这回就放墨非一马。

墨非连动动手指都无比艰难,却非要咬着牙说出这四个字,就是在提醒他履行先前的承诺。

第九阎罗闭上了双眼,似乎还在考虑。

墨非暗自松了口气,只要还能商量就好说。

这时,地上突然出现了一片阴影,而且越来越大。

墨非一惊,目光看向高空,脸上顿时露出惊喜之色。

符武-凝冰阵雨,居然还没有消失!漫天的水滴正在悄悄凝聚。

突然,胸口一阵剧痛,墨非脸色一白,喷出一口鲜血,低头看着插在自己胸前的飞轮齿,耳边响起第九阎罗冷漠的声音:“小子,在你死之前再教你一件事,下辈子千万别犯傻相信一个杀手的承诺。”

随手一甩,墨非无力地飞了出去,余光看见漫天的针雨终于再次落下,而且紧追第九阎罗而去。

可随即,第九阎罗的身影从漫天针雨中消失,墨非还没反应过来,一道身影突然在他面前。

砰!

墨非再次喷出一口鲜血,只感觉全身上下所有骨头好像全都被这一脚给踢碎了,剧痛不已。

第九阎罗居高临下,看着倒飞出去的墨非:“本座这么多年生生死死都过来了,这次居然差点栽在你一个小子手里。就算是死,你也休想死得轻松。”

看到第九阎罗竟还不罢休,再次追了上来,墨非心里无力苦笑:“什么符纹师,还天道的力量,在死亡面前,管他什么道都是白搭。”

突然,一道无比熟悉的巨大身影挡在了他面前。

吼!

一声凄厉的低吼,巨大身影撞在了他的身上,鲜红的热血几乎将他整个人都浸透了。

墨非呆住了,嗓子好像被什么堵住了一般,嘶哑着哭喊:“小白,不!”

他用尽全身最后一丝力气,紧紧抱住浑身是血的大老虎,一人一虎一起落向瀑布深处。

第九阎罗阴沉着脸,站在瀑布上方,低头看着渐渐消失的一人一虎。

“哪儿来的白额虎,竟敢挡下本座的最后杀招,不想活了吗?”

只差一点,刚刚那最后一招只要落在墨非身上,他敢肯定,就算符纹再怎么神奇,墨非也必死无疑。

但刚刚突然冲出来的白额虎,却在最后关键时刻用身子挡下了这一招。

尽管墨非伤势极其严重,即便得到治疗,也很难活得下来,可一想到自己的必杀一击居然没有成功,第九阎罗的心里就相当的不痛快。

突然,漫天针雨再次朝他飞来。

第九阎罗脸色一变:“该死的小子!”

轰!

瀑布上端,再次传出震耳欲聋的巨大声响。

同一时间,一队接着一队全副武装的圣殿骑士,纷纷朝这边赶来。

一个时辰后,瀑布上游渐渐恢复了平静,四周数百米内,所有花草树木全部消失,除了依旧湍急的河流,至少拓宽了数倍有余的河面,其他什么都没有了。

距离河流数百步外,一道身影踉跄着站了起来,浑身是血,几乎分不清长相,但那周身几乎快要凝成实质的杀气,还有森罗殿特有的冷漠气质,无不表明,此人正是第九阎罗。

第九阎罗冰冷的双眼正闪动着暴怒的火焰,两道身影突然从远方疾驰而来,他眉头微皱,嘴角动了动:“说,什么事?”

两个中年人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人低头汇报:“第九大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大事,周围突然出现了大批光明教会的圣殿骑士,而且人数越来越多。大家根本不是对手,还没来得及会合,除了我们二人,其他人全都失去了联系。”

说完,这人疑惑着看了看周围,小声问:“大人,那位木子大师人呢?”

第九阎罗,眼中寒光一闪。

噗!

这个森罗殿的天级杀手,竟连反应都来不及,头颅飞起,鲜血好一会儿才喷洒了出来。

剩下的一名天级杀手赶紧闭上嘴巴,连呼吸都不敢大声,满头冷汗,生怕也被这位第九大人一怒干掉。

同时,他心里还在暗骂惹怒第九阎罗的同伴:“这家伙,什么眼神儿?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第九大人这么狼狈,肯定是刚刚经过一场大战。堂堂森罗殿九大阎罗首领之一,竟被一个十来岁的少年逼得这么狼狈不堪,心情肯定相当不好”

“这时候当面提起符纹师木子,你这是在找死。关键是你自己找死也就算了,别连累我啊。” 西安雁塔友好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