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健康产业协会网

位置:中国健康产业协会网 > 协会动态 >

全知武神 第八百七十四章 悲夜

发布人:wending 发布时间:2018-10-06 16:15
邹兑吃了一惊,而乾无双也惊呼道:“姐姐,你能开口说话了……”

邹兑迅速转身,果然看到了童颖已经睁开了眼睛。

“姐姐……对不起……”

乾无双绕开了邹兑,一下扑到童颖身上,失声痛哭起来。她也许是一位女皇,但当真要亲手杀害自己的亲姐姐,她还是承受了巨大的压力,有心理的,也有其他方面的。

童颖虚弱地抬手抱了抱乾无双,吃力笑道:“在亲手刺杀父皇的时候,我就已经死了,在离世之前,能知道自己有你这样一位妹妹,和你相处了这些时日,我已经心满意足……”

乾无双听着,心头更是愧疚,眼泪滚滚,小声呜咽起来。

童颖深呼吸一口,挣扎着坐了起来,望着邹兑和乾无双,眸子中透着一丝牵挂,吃力地嘴唇微动道:“邹兑,这是我心甘情愿的,你不要怪无双,死现在对于我来说是种解脱,我只希望你在我死后,看在你我有些情分的情面下,尽力帮助无双……”

邹兑口张着,却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只能是点了点头。

童颖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缓了缓,又说道:“我被乾之轩欺骗了多年,一直生活在仇恨和黑暗之中,乾之轩根本不是人,是一个魔鬼,要是让他霸占了这天下,天下将混乱不堪,处处充满死亡和毁灭……现在,我的死亡能为对抗乾之轩带来一点助力,我很欣慰……”

童颖话说得很吃力,说得很慢,还不时停下喘息几句。

“这些日子以来,虽然我被困扰梦魇之中,无法说话、动作,但我一直都知道现实中发生的事情……无双真的很不容易,我不能说话,不能动作,就这样坐在那里,偶尔听到一些情况,都好几次感觉绝望了,觉得我们已经无法抵抗住乾之轩的进攻,最后帝都破亡,大乾从此倒下……”

“可是无双一直坚持下来了,她在人前很坚强,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她才会在我身边述说她的软弱和各种压力,偷偷的流眼泪。她说,她作为大乾的女皇,绝对不能绝望,绝对不能倒下……无论如何,哪怕付出生命,她也得带领大家走下去……每当这个时候,我真的很痛苦,我真的很想帮无双做点什么,但我不能说话,不能动作,这比死亡还令我难受……”

童颖艰难地述说乾无双不为人知的一面,字里行间虽然简单,却足以让人看到乾无双长久以来所背负着的巨大压力,和面临的艰难困境。

又是一阵剧烈的喘息,童颖顿了好久,才继续抬头看着邹兑和乾无双,气喘吁吁地道:“就在我几乎看不到半点希望的时候,邹兑,你出现了……你给无双缓解了压力,许久以来,我第一次在无双脸上看到了笑容……现在,我真的可以安心地走了……邹兑,答应我,在我走后……你一定要帮无双守护好帝都,击败乾之轩,重建大乾家园……”

邹兑听着,已经能感受到童颖的话语中的强烈盼望和真诚,她是真的想为她唯一亲妹妹做点什么的。一时间,邹兑心头都是叹息,为了不让童颖失望,重重地点头,答应下了童颖的要求。

“好……好……有你的亲口承诺,我就放心了……”

童颖见邹兑答应了,长松了一口气,手却更紧地握住了乾无双的手。

极为费力地在身上摸索了下,童颖的手掌中出现了一块翠绿欲滴的玉佩,上面雕刻着一棵青松,青松枝繁叶茂,栩栩如生,各种细节完全和真的青松一模一样。

童颖目光怔怔地看着手中的玉佩,叹了口气,说道:“这是我真珍爱的玉佩,从我记事那天就一直陪伴着我,如今我要离开了,也是该为它找个新主人了……”

说到这里,童颖抬眼看着乾无双,紧紧握着乾无双的手,吃力地挤出一丝微笑:“无双,作为你的姐姐,我从来没尽过任何责任,没送过你任何的礼物,反而给你带来许多麻烦,这份小小的礼物你就收下吧……”

乾无双眼泪一颗颗地从眼眶中滴落,却始终紧紧咬着嘴唇,没有再哭出声音,面对亲姐姐的宽容和体谅,她的心痛得缩成了一团,愈发感觉一种无奈的愧疚。

童颖微笑着,将玉佩塞到了乾无双手中,说道:“我……快不行了……无双,你动手替我解脱吧……”

话音才落,童颖就缓缓闭上了眼睛,头一歪,人倒在了床上。若非能看到她的胸膛微弱起伏,只怕要让人认为她已经离去了。

邹兑知道童颖的“回光返照”时间快用完了,而童颖说了这么多,他也没理由再阻止乾无双下手。只是,他依然不能看着乾无双动手杀死童颖。

“陛下,事已至此,我不多说什么了,选择在你手中,我先告辞了……”

邹兑叹息着向乾无双告辞,随即不再理会呆滞在童颖床前的乾无双,转身走出了树屋。

邹兑才走出树屋,就听到里面再次传来了乾无双隐隐的哽咽哭声。

屋子外到是如同春天般的景象,处处是是茂密的绿色植物,各种鲜艳花草争奇斗艳,生机盎然,吸引着蜜蜂和蝴蝶等昆虫,在其中“嗡嗡”飞舞穿梭,一切实在美得让人心醉。若这大乾天下处处都如此这般,那会是何等的美好。可惜……该死的乾之轩!

邹兑叹息着,却没有停步,大步走出了花园。

“邹兑哥哥,到底发生了什么?你知道是谁下毒毒害陛下的姐姐了吗?”

郁小环竟然没有离去,她好奇地等在了花园外,见到邹兑走出来时,她走了上去,开口就问。

邹兑抚了抚郁小环的头,想了想,苦笑道:“除了乾之轩,还能有谁?”

虽然是出于好意,为了不让乾无双的名声受到影响,但不习惯对郁小环说谎下,邹兑还是有些脸红。

郁小环却一点都没察觉,捏紧了小拳头,咬牙道:“又是乾之轩!我之前就猜测是他干的坏事,果然!” 河南中医药大学第三附属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