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健康产业协会网

位置:中国健康产业协会网 > 协会动态 >

天降鬼才 第65章 口不择言

发布人:wending 发布时间:2018-10-08 15:28
“敢问剑蜀山庄的小兄弟,你做一场法事,需要多少锭银子?”万鼎天瞧周兴云人模狗样的信口雌黄,不经冷言询问,免得他装神弄鬼胡闹一场,再向他们索要巨款。

周兴云掐指算了算,表情十分严肃的说:“有道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鬼神童子不过是天与地的代言人,只能替诸位传递夙愿,让苍天老爷救赎老庄主。所以你们的好意在下心领了。”

“你的意思分文不收?”宏悾疑惑的看着周兴云,摸不准他这番话隐含的意思。

“没错!我为他人做法,是替天行道,向来不收取一文一物。两位老当家谢我不如谢天,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祭天驱鬼要的就是一份心意!你们奉献的心意将决定老庄主安康,心意越重,老庄主就越有机会康复!唯有献出你们最宝贵的东西,用心意撼动上苍,才有机会救赎孽障缠身的郑老庄主。”

“剑蜀山庄的小道友,你说我们该如何向上苍表决心意?”宏悾有点绕迷糊了,周兴云说做法事不收钱财不收礼品,却要他们拿出最宝贵的东西向苍天表决心意,这是几个意思?

“咳哼,之前我不是说了吗?鬼神童子是天与地的代言人。所以嘛……”

“噗嗤……”许芷芊一时忍不住笑喷了,机智的她早就明悟周兴云话中含义,这江湖小骗子绕了半天,口口声声说做法事乃替天行道,不收任何费用,结果‘替天行道’的潜台词是‘替天收费’。

这好比睁着眼说瞎话,只要你给我最宝贵的东西,我就‘免费’帮你们开堂做法,注意喔!是‘免费’的……

“笑什么笑!人命攸关,你给我严肃点!”周兴云这演技,许芷芊给99分,最后一分不给是怕他骄傲。

穆寒星瞧两位老当家还糊里糊涂摸不清状况,不由上前挽住周兴云的胳膊说道:“宏师伯、万师伯,寒星已把最珍贵的女儿身献给上苍,数日前由周公子替天圆房。”

“你说什么!你和这臭小子圆房了?傻傻傻傻!你真傻到家了啊!”万鼎天恍然大悟,此时他总算明白周兴云的话意。

这家伙根本就是个不折不扣的骗子,不仅胆大妄为自称为天地代言,还狮子开大口漫天要价,让他们供出最宝贵的东西,真是荒唐荒谬至极!

可恨穆寒星江湖历练肤浅,竟听信其言奉献贞洁,实在是造孽呀。

多好的姑娘就这么毁在一个江湖浪荡子手上,若非碧园山庄内斗不暇,即便明知道周兴云是剑蜀山庄周青峰之子,他万鼎天也会一掌劈死这狗崽子!

如今穆寒星已失初心,这要让他孙儿万展雄知道,肯定会伤心欲绝……

罗严默默地注视着周兴云和穆寒星,幸好他知道两人在演戏,否则听到这番‘噩耗’,他估计会气得动手杀人。

“寒星,你的心意已经很好的传达到天上,不过呢,我觉得还是缺了点诚意,所以你可要好生侍候我,让上苍更能感受到你无微不至的爱意!”周兴云大咧咧的搂住少女侧腰:“今晚咱俩好好相处,若能求得贵子喜上加喜,老庄主肯定能吉人天相。就算有不测风云,我也可让老庄主重塑金身!”

说罢,周兴云拍了拍穆寒星小肚,仿佛是说就算老庄主一命呜呼,他也能让他投胎转世做他们的儿子。

“兴云公子神通广大,寒星必定全心全意侍候左右。”穆寒星脸蛋绯红,她再热情奔放,也有些受不了周兴云厚颜无耻的调戏,奈何小子入戏太深,根本没顾及她的颜面。

宏悾与万鼎天眼眸闪现杀意,周兴云恬不知耻骗财骗色,顿时让他们怒发冲冠。

维夙遥见形势不妙,暗中用剑柄顶了顶周兴云脊骨,要他少得意忘形,以免招惹杀身之祸。

不过,周兴云招摇撞骗的‘本质’,倒是让宏悾与万鼎天看透。既然郑程雪和穆寒星信任这江湖骗子能救醒老庄主,他们也乐见其成。

郑程雪带领周兴云众人前往老庄主卧房,宏悾与万鼎天以防万一,也跟着他们来到卧房探探究竟,毕竟有些事情需要小心稳妥,他们虽不信江湖浪荡子有本事医救老庄主,却不得不提防维夙遥等人,尤其是那名黑衣黑发的水仙阁弟子,此女内息阴沉诡异,很可能是个毒攻高手。

周兴云帮老庄主诊断,摸摸头、看看眼、翻翻舌头敲敲腿,稀奇古怪的举措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诚然,正因为他不像普通大夫把脉医诊,宏悾和万鼎天便任由他对老庄主动手动脚胡乱摸索。

大约一刻钟功夫,周兴云表情严峻的离开庄主卧室,一言不发的站在院子里沉思。

宏悾和万鼎天见周兴云走出卧室,大概懒得陪他这跳梁小丑疯癫,于是挥手招来两名亲信弟子,吩咐其盯着周兴云等人,一旦发现有人试图用药医治老庄主,就立刻向他们汇报。

过了好阵子,郑程雪略显焦虑的走上前打断周兴云沉思:“周公子,请问爷爷的病情怎样?他还有救么?”

“难……非常难,以目前的情况,我几乎没能力救治郑老庄主。”周兴云鲜有地露出一抹苦涩。

“你知道爷爷患了什么病吗?”郑程雪并没有因周兴云的话感到沮丧,反而还燃起一线希望。

“非常难,而不是没有救!对吗?”穆寒星的反应和郑程雪如出一辙,因为之前他们找来的大夫,不仅查不出老庄主病因,还一口咬定无药可救,让他们节哀顺变,尽早准备后事。

“秦姑娘,刚才我帮老庄主诊断时,你就站在旁边,先说说你对病情的看法吧。”

“蓓妍认为老庄主是邪灵入髓,病入膏肓……”

“差不多吧。这病俗称‘中风’,说邪灵入侵也不算过分,老庄主的情况则更严重一点,是脑梗塞,由脑血管堵塞造成。”周兴云郁闷地叹了口气,这病是个大麻烦,即便在诡异记忆的世界里,也非常不好医治。

如今没有先进的医疗设备与药物,想要医治脑卒中昏迷的老庄主,实在是痴人说梦话。

郑老庄主能撑到今时今日,已经算是一个奇迹,周兴云万分佩服他老人家的意志与身体根基,换做普通人,恐怕早登极乐了。

“兴云公子有办法医救老庄主吗?”秦蓓妍弱弱地询问,反正她是束手无策。

如果早日察觉老庄主病情,她还能尽其所能对症下药,现在庄主病入膏肓生死一线,即使神医降世恐怕也无力回天。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到周兴云身上,他是众人眼里仅有的希望。

“以我现有的手段,是没办法救醒老庄主的。不过……”周兴云欲言又止,当他说出前半句话的时候,穆寒星和郑程雪脸色煞白,好不容易引燃的希望,瞬间又跌至谷底。幸好,周兴云一个‘不过’,却让绝望的小伙伴峰回路转。

“周公子有话直言,无论你要什么珍贵药材,我们都会凑齐。”郑程雪误以为周兴云话语中的‘现有手段’,只是药物一类东西。

“不是药材的问题。”周兴云沉寂了半响,忽地抓住秦蓓妍双臂说道:“我需要你,今晚你到我房间来吧!”

“官人、官人您这……”秦蓓妍满脸通红,羞得无地自容,她根本没想到周兴云如此孟浪,居然在大庭广众下说今晚要她。

“兴云师兄,你不把话说清楚,后果会很严重喔。”许芷芊赶紧搓了搓周兴云的脊梁骨,他这番话非常容易让人误解,现在秦蓓妍脸红得像个熟番茄,维夙遥脸黑似个紫茄子,两女截然不同的面部表情,既恐怖又有趣,但周兴云若不马上调和,待会肯定有他好受。

不过,周兴云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出言不慎,听闻许芷芊劝告,非但没有收敛说法,还点点头转身牵住穆寒星手腕,更加‘清楚’的说:“穆姐姐、维姑娘、莫姑娘、郑姑娘,今夜你们也一起来我厢房,秦姑娘身娇体柔,我怕她一个人撑不住。”

“你……你少贪得无厌!我才不是你想的那种轻浮女子……”维夙遥急得跺脚,周兴云一次邀请那么多女子去他房间,这荒淫无度的情况是怎么回事?

“溜溜溜六女共侍一夫!多美好的光景!佩服!秦某佩服!”秦寿听闻周兴云惊天地泣鬼神的发言,脑海顿时想入非非,并且厚颜无耻的抱拳相求:“跪求云兄批准小弟今晚去你厢房观摩、学习、作画!”

“什么轻浮女子?什么共侍一夫?你们思想别那么龌蹉行不行?今夜邀大家到我厢房,是探讨医治老庄主的办法,与及制作秘药良方,你们这些人瞎胡思乱想什么东……喔唷。维姑娘有话好说,何必动脚踩人,我相信你不是轻浮女子可以了吧。”

周兴云口不择言,居然说少女们思想龌龊,腼腆的维夙遥羞愧难当,顿时不轻不重的踏了某人脚指头一下。

郑程雪忧心忡忡的看着周兴云,他至始至终没有道明医治老庄主的方法,如今只能等晚上再进一步分析。

, ! 苏州沧浪妇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