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健康产业协会网

位置:中国健康产业协会网 > 招商信息 >

研究发现能大量出汗的运动有助于长寿

发布人:wending 发布时间:2018-10-27 12:07

皱纹多的女性骨头脆▲文鼎▲多年后吸引他当责任在婚姻里缺席健康导航-湖州新闻网怎样逃脱婚姻审美疲劳激情之后女人必做4件事情八个小妙招 男人就会越发恋家夫妻交流要肩并肩不要面对面秘诀:女人必修的7招驭夫术千万甩掉4种衰男再成婚怎样逃脱婚姻审美疲劳会“装傻”的女人最幸福?

皱纹多的女性骨头脆

  美国人没有结婚一定要买房的概念,男方更没有结婚前一定要准备婚房的压力。男人娶老婆、女人嫁老公不在乎是否门当户对。有房无房、有车无车更不是一对恋人是否结婚的决定因素。另外,即使父母的经济条件很不错,也很少会帮助子女买房。两人只要相爱,就可以组成家庭,很多年轻人刚结婚时都是租房住,婚后的生活就靠小两口自己去打拼,等夫妻两人奋斗几年,略攒了些钱,他们才会考虑在哪里置房安顿下来。

  据美国婚礼协会的统计报告显示,美国人在婚礼上的花费平均为2.2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3.8万元),每年全美国民众在婚礼上的花费约为720亿美元。很多美国人喜欢选择在6月份举办婚礼,据说这与罗马神话有关:6月的英文是JUNE,源自罗马神话中主管爱情和婚姻的女神朱诺(JUNO)的名字,相爱的恋人们大都愿意在这个月份里喜结良缘。

  与中国由男方主办婚礼的传统不一样,在美国,婚礼的费用由女方家庭负担。男方的花费主要是购买钻石戒指。美国人重视婚礼,所以在婚礼上的花费不薄,主要有:到教堂举行婚礼的场地费和主持人费500美元;婚礼宴会场地租用费2500美元;100人参加婚礼的餐费4000美元;照相2000美元;乐队花费1500美元,鲜花750美元;蛋糕500美元;结婚戒指5000美元;一件中档的婚纱约500-1200美元,几乎所有的新娘礼服都是买来的。在婚礼结束后,新娘会把礼服收藏起来,等到女儿出嫁的时候作为特别的礼物。美国人在婚宴上吃得较为简单。据统计,38%的婚礼是自助餐的形式,34%的婚礼是比较正式的宴会,还有28%的婚礼只提供蛋糕、饼干和饮料。美国的婚礼场面有大有小。富人的婚礼动辄花费上百万美元、上千万美元。如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在2010年7月31日为独女切尔西举办的婚礼,总花费在300万美元以上。

  美国人送礼讲究实用,但都不会很昂贵。遇到朋友结婚,你若收到请帖,一般都要去参加婚礼。出席婚礼的宾客一般不直接送礼金,如果不知道对方需要什么样的礼物时,宾客可以到不同的商场购买礼券,这样就可以让新人自己到商场挑选喜欢的礼物。礼券的金额可根据自己的财力决定,若你手头实在拮据,送张贺卡也是可以的。

  在美国较为普遍的一种做法是:当一对新人筹办婚礼,通常会在美国最大的“梅西百货公司”代办礼品,将他们喜欢的礼品放在商店电脑系统或网站上,然后通知前来参加结婚仪式的宾客在网站上挑他们想送的礼物。新婚夫妇会在婚礼请柬上注明,他们已在某百货公司或厨房用品店选好了喜欢的东西,并附上礼品单的网页。朋友在网页上看到礼品单后,根据自己和主人交往的深浅及自己的经济能力,来选择礼品。送礼人只要购买,姓名马上输入计算机,一个清单打出来,谁送了什么礼品,清清楚楚地列在表上。一般宾客送礼品或礼劵的数额大约100美元(约人民币630元)左右。

桂林新闻网

  结婚第一年

  我们甜蜜恩爱,如胶似漆,见别的夫妻打架吵嘴摔东西竟然还能过下去,觉得不可思议,觉得那种吵闹日子离我们很遥远。

  结婚第二年

  我们开始吵架。吵架时我摔坏一只精致昂贵的钟表,哭了40分钟, 然后挽包袱回娘家。心想,离婚!我绝不和一个与自己吵架的人继续生活。每天下班后,他都会跑到单位去接我,主动认错,让我跟他回家。我冷着脸既不理他,也不跟他回家。直到半月后,他买了一大束鲜花来接我,主动陪我逛超市,我历数他的罪状达10分钟,最后加上一句警告:你以后再这样,我绝不原谅你。他沉默,表示同意。

  结婚第三年

  吵架时,我摔碎几只廉价的玻璃杯,哭了30分钟,然后到朋友家住了几天,他给我打了几个电话,我就回家。他将地面上的碎玻璃渣清除干净,但我依然不理他。吃饭时躲在卧室不出来。他在外面敲门,说:小鸡炖葫芦做好了,出来吃吧。他敲了两次门,我出来和他一起吃饭。他告诉我他错了,愿意改正,问我能不能原谅他。我沉默。

  结婚第四年

  吵架时,我摔坏了一盆自己培育的小吊兰,哭了20分钟,然后到楼下溜达了一天。回家后,见他若无其事坐在沙发上乍电视,客厅依然一片儿狼藉。吊兰的碎叶和花盆的碎片失摊了一地。我主动将其打扫干净。他做好晚饭自己坐下来吃。我自己盛了一碗饭坐在他对面,和他理论谁是谁非,他不置可否。

  结婚第五年

  吵架时,我将一只靠垫从沙发扔到地上,哭了10分钟,然后从客厅冲向卧室。晚饭没人做。他站在阳台上抽烟。我主动从卧室出来,将靠垫捡起来,做了一顿自己爱吃的晚餐,吃完后上床睡觉。他到外面的餐馆吃晚饭,回来后,我主动和他说话,和他讲道理,他言辞激烈地说:我没有错!

  结婚第六年

  吵架时,我没扔任何东西。只哭了五分钟,呆在客厅里只换了个姿势。他到朋友家住,几天未归。我给他打电话,恳求他回家。主动做一顿他爱吃的晚餐,为他盛饭,告诉他我错了,愿意改正,问他能不能原谅我。他沉默。

  女人的转变,婚姻的转变,爱情的转变

皱纹多的女性骨头脆

  走出象牙塔 就步入婚姻殿堂

  “毕婚族”酸酸甜甜各有滋味

  一头浪漫的卷发,上身一件泡泡袖韩式中长装,下身一条紧身裤,陈旻显得时尚而富有韵味。今年7月30日,记者在婚姻登记处见到陈旻时,她轻倚在赵霖的肩头,笑靥如花:“今天是我们共同的‘生日’,我将永远记住这一天。”

  陈旻是武汉本地人,家境优越。从小乖巧伶俐、能歌善舞的她,一直都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尽管占有这些天时地利人和,陈旻却不恃宠而娇,反而非常听话,学习成绩一直在班上名列前茅。2003年的高考,陈旻一直为考试冲刺,导致考前生了一场大病,考试发挥失常,只考上了武汉一所知名大学二级学院。但陈旻没有怨天尤人,而是利用自己的优势,很快在年级脱颖而出。

  大三时的一次机会,陈旻认识了另一大学学生、来自省内一个乡镇的赵霖。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两人确定了恋爱关系。但两人相约,绝不影响彼此的学习。经过两年的平稳发展,今年上半年,两人通过参加招聘会,均找到了合适的工作。“你的家不在这里,毕业后生活方面可能会影响工作。如果你不反对,我们替你作回主,毕业就结婚吧。”6月初的一个周末,赵霖上门看望陈旻的父母时,两老试探地说。事发突然,两人你看我,我看你,半晌没有回答。回到学校,赵霖思考了两天,并征求了父母的意见,最后决定:结婚!

  现在,赵霖在一家IT公司上班,妻子陈旻在一家事业单位,家里一切由岳父母打理,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因为没有其他牵绊,赵霖专心工作,很快成为经理眼里的骨干。看着周围的同龄人大部分还在为婚姻大事焦头烂额时,赵霖感到:结婚的选择是对的。

  同为“毕婚族”,安芳和林学的生活却有些混乱。

  安芳和林学是去年毕业的大学生,两人就读于同一所大学,都是××省人。地域上的亲近感使两人走得较近,慢慢的,老乡变成了恋人。去年毕业时,两人都选择了留在武汉。走上社会后,人生地不熟,也许是为了缓解生活的压力吧,毕业刚两个月,他们就领了结婚证。“当时想着结婚后,生活会稳定一些,双方父母也会帮忙,我们可以有更多精力打拼事业。但现在发现,婚后生活并不像当初想象的那般一帆风顺。”安芳告诉记者,为解决婚房,她与林学在家长的资助下首付两成,按揭购买了一套商品房,每月都要承担1600元的房贷压力。由于参加工作不久,两人的收入都很有限,还贷成为沉重的压力。经常一到月底,小夫妻就开始为拮据的经济而烦恼,好几次都靠长辈接济才渡过难关。“我和林学两人工资加起来不到4000元,房贷就占到近一半,还有各项开销、人情往来。每月要还款时,我就紧张。”安芳坦言,婚后,她就没有正经逛过一回商场,去年过年都是在小店里买的便宜衣服。显然,结婚使两人提前面临了许多同学所没有感受到的烦恼。

  平时各耍各 周末再相聚

  “我们的婚姻AA制”

  生于1981年的张泛,毕业于武汉一所重点大学,去年刚刚结婚。由于性格外向、很快在实习的单位扎下根来,薪酬也很不错。优越的环境,让他养成了消费大手大脚的习惯。

  他的妻子阿羽,也是从小受父母宠爱呵护的独生女,父亲在汉口开有一家小公司,家里生活早已步入小康。为了不让宝贝女儿受委屈,阿羽和张泛结婚前,其父亲就出钱买好了一套商品房。但因单位离娘家近,为上班方便,阿羽仍一直住在娘家。

  无住房压力、无失业之虞,张泛和阿羽乐得自在。为了追求自在安逸的生活,结婚之前,两人约定:婚后收入各自管理、支出各自负担,平时各玩各的,互相不得干涉,周末、各种节假日、纪念日一定相聚。

  这样,小家的家务活基本都是请钟点工来做,三餐基本都在外面解决。为了工作、相聚方便,张泛还自己购买了一辆小汽车,两人每月的工资基本花光。平时,两人各自拥有自己的朋友圈,生活过得有滋有味。

  但一到周末,张泛和阿羽都会按时回到两人的小家,过上一个温馨的周末。尽管一周才见一次面,但两人的恩爱程度不亚于当初热恋的时候。此外,阿羽也从不翻老公的手机、不查询工资收入,给了张泛足够的信任。“我觉得这样AA制的生活很好,简单实用、公平合理,我们现在的生活因宽松,也非常稳定。”阿羽告诉记者,她愿意将这样的生活坚持下去。

  见面一周即结婚 一语不合就离婚

  让人目炫的“闪婚闪离”

  网上认识后,网下见面仅一个星期就结婚了。但不到半年,这对小夫妻又很快离婚。小菁的快如闪电的结婚、离婚,让疼爱她的父母大跌眼镜。

  小菁今年23岁,家住汉阳,从小就爱闹爱玩,为她的事,父母没少操心。去年她从某职业学院毕业后,为了让她稳定下来,父母多次为她张罗介绍对象。但她总是笑着说:“缘分未到。”

  与很多年轻人一样,小菁也爱好上网,结识网友。今年初的一天,小菁又在网上徜徉,QQ上忽然传来一条信息——网名“疾速如风”要求加为好友。互相介绍后,两人一“见”如故,聊得非常投机。从那以后,两人经常相约上网。小菁后得知,“疾速如风”也是武汉人,名叫阿窦,且年龄相仿,两人愈感亲近。

  今年3月末,两人约好网下见面,年纪相若的小菁、阿窦一见倾心。此后,两人只要有时间就粘在一起,没时间见面就手机聊天、发信息。

  一个星期后的一天晚上,小菁哼着小曲回到家中,对母亲说:“阿窦向我求婚了!我答应了。”尽管没有一点思想准备,父母还是同意了:说不定能让女儿稳定下来呢。

  婚后的生活,对于这对“80后”的新人来说,与恋爱时没什么两样。由于双方均为独生子女,生活自理能力较差,每到周末,小菁的母亲都会赶来为他们整理房间。

潍坊医学院附属医院

  婚龄两年 共同生活相互厌倦

  几年前听人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时,我总是摇头抗议。朝朝暮暮同餐共宿,相依相守互相帮助,做彼此身边最亲近的伴侣,婚姻应该是相爱的人真正幸福的起点才对啊。所以两年前为了给自己的爱情找个归宿,我毅然走进婚姻,跟着高强来到这个对自己来说完全陌生的城市。

  可不过是短短两年,却觉得那种说法真的是很有道理的。我和高强原本都属于那种精神独立经济独立的现代人,有各自的事业和爱好,有各自的朋友圈,有几年独立生活的经验,有足够的能力打理好自己的生活。

  结婚后,两人也有过一段甜蜜得透不过气的日子,恨不得成为对方身上的某个部件,整日腻味在一起才好,更不用说出门亲吻进门拥抱之类的平常事。可好花总是不常开,到底是两个已经习惯了独立生活的人,也不知道从哪天起,竟然开始越来越觉得共同的生活成了一种牵绊。比如结婚后两个人在一起明显不如一个人的时候时间自由和充裕。那时,高强下班后喜欢和朋友们到酒吧坐坐,天南地北地胡侃一通;或者就一个人在家里对着电脑写写总结或者策划书之类。面对这样一个四肢不勤的懒散家伙,自己好像已经埋没在了无边无际的琐碎家务中;白天忙工作和家务,晚上还要照顾别人的情绪和作息时间,一直喜欢的文字也耽误了很多。还有整天在一起,以前没露出尾巴的一切缺点都禁不住天长日久,毫无保留地暴露在对方的眼皮底下,互相挑剔似乎也成了生活中的一部分。比如我讨厌高强每次出门时总是衣冠楚楚的像个一丝不苟的成功男人,可进了家门,眨眼就变成个邋遢不堪的孩子:汗渍渍的衬衫随手往沙发一扔,看后的报纸满地都是,如果伸手够不到烟灰缸,就直接将烟灰弹在干净的玻璃茶几上……高强也指责我,原来那么一个温顺恬静的女子怎么变得如此唠叨,如此琐碎不堪?难道家里的整齐比爱人的舒适和随意更重要不成?

  所以常常怀念单身时那种轻松和没有牵挂的感觉,那时好像用不了多少时间处理家务就可以保持家里的整齐和清爽;不想做饭时一碗泡面就可以解决,然后躺在床上静静翻阅喜欢的杂志。而高强也多次叹息,一个人的天马行空变成了两个人的纠缠牵绊,实在是惟女子与小人难养。

  婚内分居 寻找恋爱的感觉

  那天看一本杂志时,偶然发现了一个新鲜标题:城市流行SOLO一族,心里不由一动。

  SOLO,也许你并不陌生,原意是独奏、独唱,而这里却是指未婚男女间一种新型的“半同居”关系。SOLO一族的新新男女既不结婚也不同居,他们与一名固定的忠诚的异性保持密切关系的同时,依然生活在各自“小家庭”里。跟一般意义的同居者不同,他们不愿和心上人组成一对生活在同一屋檐下。他们更像放单的恋人,“分居共过”。据说这样更能保持男女激情的持久和关系的稳定。

  仔细想想确实有它的道理,是固定的性伴侣和亲密关系,却不用时时在一起忍受对方的缺点和恶习,多么清爽而从容啊。既然未婚男女可以这样,已婚的借过来用一下也无妨啊。

  我像得到了高手的攻略秘籍,把那本杂志拿给高强看,没想到高强也连连点头称赞有道理。正好我们也想投资房产呢,毕竟这套45平方米的房子实在太小,按揭一套大些的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

  很快我们就在市郊的山水花园物色到一套98平方米的公寓。那里离高强的公司比较近,首付10万元稍事装修后,高强就收拾了几件当季衣物,仿佛成蛹化蝶冲出茧壳般提了笔记本乐颠颠地住到那里去了。我们约定周一到周五各自在自己的小家,周末合二为一,去哪个家随时定,特殊情况如果非常需要对方,尽管电话联系,没有实在推不开的事不许拒绝。

  婚内SOLO生活正式开始,真的是耳目一新的感觉。每天早晨我至少可以多睡半个小时的回笼觉,也不用手忙脚乱地起来弄什么高强喜欢吃的油乎乎的煎蛋,一杯牛奶两片全麦面包一片火腿一支香蕉,简单而素雅,不用担心肥胖也不用担心身上会飘着厨房的味道。下班后不用急匆匆地回家准备两个人的晚餐,可以像单身时那样叫个姐妹去喝杯茶或者只是没什么目的地逛逛街;晚上抱着笔记本码字,只管手下的故事是否让自己满意,然后上网发稿,或者只和圈子里的那些好友们聊聊最新见刊的作品也好。没人来搞乱自己的屋子,所以即使不收拾也依然整齐,时间仿佛真的奢侈到可以大把大把地抓的地步了。

  不想写字不想聊天的晚上,我就抱了电话和高强泡。不整天腻味在一起,倒开始想对方的好,周末推辞掉所有的应酬,早早约好去哪个家,像情人般地幽会,似乎多少能找回一点当年的感觉。聚会给欲望的身体找个出口,同时也欣喜地看到,离开对方却各自生活得神采奕奕。高强的营销业绩蒸蒸日上,我的文字也被那些时尚杂志带着漫天飞。

  看来,婚内SOLO对我们的婚姻真的是一剂补药呢。

  新奇之后却成难言之痛

  可是激情总是抵不过时间,麻木比想象的来得要早。那天高强打电话要我周末过去替他带上那件棕色的薄羊绒外套时,才发觉我们已经SOLO生活了半年多。而初始的那些激动和等待好像已经不知不觉远去了。

  那一刻,突然无厘头地怀疑自己是一个结过婚的女人吗?高强是自己的丈夫吗?想来想去却是无端的后怕,除了周末的那些性事,我们之间还有什么牵连和瓜葛呢?高强大概也是这样吧,除了周末甚至电话也懒得多打了。

  周六上午,穿过整个城市来到山水花园,老远就看到高强挂在凉台上的衣服,嘿,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动手洗衣服了啊?这边没添置洗衣机,原来可都是我带回去洗啊,独立生活总是能逼着懒惰的人勤奋起来。屋里有淡淡的香水味道,高强正在电脑前指挥着千军万马,水深火热地撕杀,这是他缓解工作压力最常用的方式。

  针织衫散乱地摊在床上,我习惯地去收拾。对着阳光却发现烟青色毛衫胸前位置的那根长发,黄而卷曲,一时呆得没了反应,自己一直是直黑发啊。环顾四周,屋子里也比原来每次来要整齐得多。以一个女人的直觉,我心里充满怀疑,捏了发丝去质问高强。高强并没有任何慌张,说昨天请客户吃饭,是要了两个小姐做陪的,客户起哄要他抱一下其中之一,他不过是逢场作戏。是啊,这种事对于做营销工作的已经司空见惯。如果他是有意的,又知道我要来,他怎会不仔细检查过呢?悄悄搜索一遍到底没有任何发现,也就不再去想。

  周一就要下班时,意外接到大学初恋男友张梁的电话,他说正在济南出差明天一早就离开,希望能见我一面。心跳得厉害,当年如果不是自己的绝情,他也不会伤心地到那么遥远的青海去啊,惟一安慰的是他事业做得是同学们中最成功的。几乎没怎么犹豫,我就决定去见他一面。

  在泉城广场音乐喷泉边,夜幕下的我们像初恋时一样并肩边走边谈,心里一点点被温柔涨满。当张梁在树影下一把把我搂在胸前时,我有种久违的眩晕,几经犹豫还是把他带回了自己的小家。那是一个被泪水和汗水彻底打湿的不眠之夜。

  一直到周四上午,我都心虚得不敢给高强去电话,好在高强也没找我。几个星期过去,这事也就成了自己的秘密,不再想不再提。

  元旦之前的一个晚上,我回到家的时候却发现整幢楼黑乎乎的,原来电路发生故障。有编辑的约稿必须发出去,我给高强打电话只说想过去,高强压低着声音说在外地出差,正和客户一起吃饭呢,明天才能赶回。

  还好自己手里有高强门上的钥匙,我打车直奔山水花园。

  从电梯间几步就窜到家门前,却怎么也打不开门锁。听着里面悉悉嗦嗦的动静,心里瞬间绝望到底。半晌,门终于开了一条缝,一个女子用包遮了脸匆匆离开,那一刻,我根本不想知道她是谁,可眼里却分明看到黄而卷的那头长发。

  高强满面羞惭地解释着,那是他公司里一个小同事,男朋友不在身边,他们不过是寂寞的晚上偶尔在一起取暖。寂寞?因为SOLO?我没法劝自己相信并原谅眼前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