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健康产业协会网

位置:中国健康产业协会网 > 招商信息 >

凰娇 第73章逼迫

发布人:wending 发布时间:2018-10-29 17:05
文祁歪歪头露出一丝讥笑来,然后扭头看了眼弟弟,这次没有挡在文麟面前,弟弟是男孩早晚要面对朝臣的刁难,早点适应也是好的。

文祁这一次选择了沉默,而是注视这文麟,眼神里给予了鼓励,拉着他的手也轻轻的捏了捏,眼里含着微笑。

文麟得到了姐姐的鼓励,鼓足勇气站出来,恭敬地鞠躬回礼,对刚才一时没反应过来没有避让的失礼表示歉意。

“给刘爷爷问好,我刚才愣神了,没有躲开,对不起!我不该受您的礼,我是晚辈!在这给您陪个不是了。”文麟一字一句恭敬的道歉还礼,先说自己姐弟二人没有及时避让,是对长辈不敬的行为,毕竟武国公的孙女刘媛和贵妃严格说来都是他的庶母妃呢。

“不碍的,是臣该道歉的,教子无方。”武国公的脸抖动了一下,眼里流出一丝惊讶。

“您的歉意我接受,事情也已经过去了,父皇也做了惩罚,这事已经过去了,您不用再提,也不需要代替刘采女道歉。毕竟她能选秀就是已经成年了,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才对,连我做错了事都要受到惩罚独自承担,也是一样的道理。至于其他的不该由我们来评说,我们是晚辈,没有资格评论长辈。

但我确实很生气不喜欢刘才女,因为她没有道理,我姐姐只是让她请安,并没有羞辱的地方,未册封就是白丁,姐姐正一品享受郡王食邑和封号,请安也不丢人呀。她为什么因为一个请安就要辱骂我们姐弟是狗崽子呢,我这一点才是我生气踢她几脚的缘故,要论起来我们彼此都有错。但首先犯错的人是刘才女不是我们姐弟引起的,我们也没有主动上前找麻烦,是她来拦截我们的,连我都敢打,那以后我其他兄弟姐妹是不是看不顺眼也可以随意宰杀了?“文麟丝毫不惧,一步不退,目光凛然直视武国公。

文麟再厉害也是个小孩子,面对武国公一个常年的上位者的威压,还是有受到影响的,但他倔强的梗着脖子,据理力争,有理有据,先道歉在逐条驳斥,诉清原因并不是自己无理取闹,一番争论也是有条有理。

安国公和皇帝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看到了欣慰的笑意,连马相爷和定国公也互相对视一眼笑的慈和。

“你说的很是,她确实罚的冤。”

“您不用因此自责,起码贵母妃和刘才人的规矩还是好的,不然我父皇也不能加封不是,所以她不好是自己没学好,和长辈是没关系的。”文麟感觉到自己的手又被姐姐捏了一下,立刻做出了反应。

“刘爷爷,您不必在意这些,我父皇也训斥我们了,这件事早就结束了。”文祁也再度行礼,态度恭敬,一码归一码,武国公没有对不住他们,他们不可以无理取闹。

“好了,就你们道理多,小嘴巴巴的说个不停,快下去吧,我们还要议事呢,莫耽误时间。”皇帝打断他们的话,到这就可以了。

“是,给各位伯伯爷爷再见,我们走了。”文祁和文麟挥手示意,行礼后退了下去。

武国公回神再度道歉,“臣要给皇上请罪,孙女确实没有规矩了些,还请太后皇后多教导吧。”

皇帝摆手,“都过去的事了,不要提了。后宫自有母后和皇后掌管,不需要爱卿操心了,来来说正事。”

他并不接茬,心里有些恼武国公,你多大岁数了和孩子较真啊,心胸真是宽广,你孙女打了我儿子骂了我女儿,还不允许朕惩罚怎么地,还要这样作威作福威逼我姑娘儿子,简直岂有此理。

武国公满意的点头也没在说什么,朝安国公投去一个挑衅的眼神,大有我刘家就是打你外孙辱骂你外孙女,你能把我怎地呀,你看皇帝都不在乎呢。

安国公一脸平静扭头继续和皇帝商议国事,尤其是西北的策略问题,商讨的十分认真,好像没看见他炫耀的眼神。

皇帝淡然自若的继续听着,唇角还带着微笑,只是交叠在一起的双手骨节有些泛白,微微有些用力。

出了紫宸殿很远了,文麟才扭头问姐姐,“姐,我说错话了么?我刚才好紧张,他一直盯着我看,好像狼一样的眼神,比贵母妃看我的眼神还要可怕,像刀子割我的肉似得,我很害怕。”

小小的文麟已经隐约懂了一些什么,却说不清楚,但他知道刘家恨不得他们姐弟死。

文祁紧紧的握着弟弟的手,眼里有些晶莹之色,面带骄傲的冲他笑的灿烂,“你做得很好,麟哥你今天真的做得很好,姐姐为你骄傲,好样的。”

“真的么,我刚才手有点发抖,你看我手心都出汗了。”文麟抬起手给姐姐看。

“真的,你做的特别棒,下次注意态度要在平静一点,脸上要保持面无表情。嗯,就好像不是自己的事,也不要去想你受了多大委屈,一点都不要表现出来。就想着这是别人的事,你只是陈述事实,态度一定要有理有据平和,不要哭也不要吵闹,一旦你哭泣你就落了下乘了,你今天表现特别好,姐姐真为你高兴。”文祁眼里含着泪表扬弟弟。

她弟弟被人威逼架秧子,却要独自面对这些欺压,还要表现得好才可以,他虚岁才七岁呀。

“姐姐你别哭,我不委屈,真的。我会认真努力的,我不想给皇祖母父皇母后还有姐姐丢人,我想做一个优秀的皇子,让母后和外公外祖母他们为我骄傲,把我当做依靠。”文麟仰着头一字一句用力的说着。

生平头一次他也有了明确的目标,他想成为母后和姐姐还有亲人们的依靠,想得到大家的认同和期待,为了他们做更好的自己。

“好样的,姐姐为你骄傲,你要好好努力啊,做我和母后的依靠,做姐姐的腰杆子。”文祁用力点头。

“嗯,姐,你不要心疼我,我没有委屈,真的。”文麟抬手给姐姐胡乱擦眼泪,笑容显得很明亮,眼里是满满的阳光。 健康导航-湖州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