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健康产业协会网

位置:中国健康产业协会网 > 招商信息 >

凰娇 第365章安排

发布人:wending 发布时间:2018-10-29 17:41
文祁回到骁骑营,王钊准备正式交接了,二人并列站在一起。

王钊笑着看看大家,“兄弟们,我要去西山大营任职了,这里将交给长宁公主负责骁骑营,她将成为你们的参将,位列四品。”

大家顿时交头接耳的笑了起来,到没有太多的排斥,毕竟是和他们一起共患难同生死的人,心里接受程度比别人要强很多了。

文祁也笑着同大家打招呼,“兄弟们,谢谢你们不嫌弃我是个女的,愿意和我一起共事,这是我萧文祁的荣耀。

骁骑营是我父皇最后的底牌,不可能交给不信任的人,我父皇说只要你能干,我就给你这机会,接不接得住看你自己了。

虽然身为女儿身,可我依旧想做点事情,为父分忧,为大齐出一份力,谢谢你们的认同和维护,长宁感激不尽。”

文祁弯腰行了军礼,对大家的认同和维护表示了感谢。

众人鼓掌庆贺,有人大声吆喝,“长宁,我们相信你,你行的。”

文祁眼眶含着热泪,“谢谢大家,我们都是一群把脑袋别在腰上的人,风里来血里去,都不容易。可有些糟心的事还是要说,现在我宣布有几个名额要退出骁骑营。”

她抿了抿嘴,眼泪当先忍不住掉了下来。

上一次那场恶战,有人受了重伤,留下了后遗症,已经不再适合留在骁骑营,这里要保持最旺盛最强大的战斗力,它的淘汰率十分高。

有几个还帮着绷带的兄弟彼此看了一眼,笑了笑,自己站了出来,“哭啥嘞,老子又没死,别哭。”他呵斥文祁不让她哭,自己的笑容却比哭还难看。

文祁擦擦眼泪,“哥哥们,我有个想法,有点想头,上一次西山大营的几个兄弟也走了,我让我弟弟去查了几户人家,家里情况不太好,我想着帮衬一把,可我父皇手里那点钱能帮衬几户人家呢?

由此我想着筹集些人手做点事情,必须有个正经生意拉起来,以后才能帮助这些家眷让他们衣食无忧,能有个赚钱的营生和生计。

我和文辛筹集了一个商船,打算找些好手跟随我王叔一起去江南那边找点能干的手艺活回来,不知道哥哥们愿不愿意帮我一把,光靠那些抚恤金过不了一辈子。”

文祁诚恳的看着他们征询,希望能得到他们的同意和帮助,虽然他们受了伤战斗力下降了,但不等于没有,他们的战斗经验和一些生存技巧都是一肚子本事,值得她继续挖掘啊。

“我们还有用么,我的膀子废了,我问过太医了。”

“我的腿也不行了,砍伤了筋脉,以后怕是瘸了,长宁别可怜我们行么,给我们留点尊严。”另外一个兄弟红了眼睛恳求道。

站成几排的将士们眼泪默默地流淌,谁都没有发言,他们知道有一天也许下一个人就是自己了,谁能一辈子幸运呢。

“哥哥们,我不是同情你们,我需要你们帮我训练士兵,需要你们的经验和能力帮我们带带新人,我也需要你们帮我一把。为我和其它兄弟的日后想一想,也为那些死去的兄弟们的家眷做点事情。

别人不会理解军人家眷的苦,可我们懂,靠户部那点银子能撑几年啊,不早点打算以后可怎么办啊!”

文祁诚心诚意的望着他们解释着。

“力哥你犹豫啥呢,我求了我父王好久才愿意带我商船的,长宁和五皇子把所有的银钱全都拿出来了,你们不干让我们去哪里找人啊,你们真的不愿意帮我们么。”

文辛擦干眼泪,倔强的问着。

几个伤残较为严重的兄弟彼此看了看,仰起头长叹一声,“长宁你是个好样的,我们相信你一定能有所作为,能和一起战斗,是我们的荣幸,我愿意干,你说干啥咱就干啥!”

“成,我们跟着你干了,就是别嫌弃咱这断胳膊瘸腿的废物哈!”兄弟笑中带泪,不为自己也要为家里的老娘和媳妇孩子想想啊。

“太好了,我就说我哥哥们肯定得帮我一把,你们也别急着走,我还需要你们帮我带带几个新兵呢。后面我还有不少事要交代你们帮我干嘞。我这一个人双拳难敌四手,你们可得帮我一把。”

文祁诚心邀请,也是希望他们留下来把伤养好,回去了家里哪里有这里条件好,这的药材这么好,这里的药材都是自己和文麟提供的,不全是父皇给的,父皇没给那么银钱。

“好,我们听你的。”兄弟低下头捂着脸,心情激荡的哭了起来。

原以为废了,其实已经知道自己等人的结局了,难受的同时还在想出去能干点什么,好养家糊口,没成想公主全都给想好了,里子面子都给的足足的,替他们都想到位了,再没有这么贴心的人。

跟了这样的良主,值了!

兄弟们顿时高兴起来,抱着他们嘻嘻哈哈的打趣说笑着,文祁也松了口气,别人也许插不上手,可骁骑营的兄弟无论如何不能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过得穷困潦倒,那样她对不住自己的良心。

王钊冲她伸大拇指表示赞叹,这次是真心实意服她,文祁也高兴地和王钊拍拍手。

“王哥,你要去西山大营,帮我办件事,我给几个去世的兄弟家眷找了些活干,都是他们能干的,也给租房子的安排了地方住,你去酒楼报我的名字就行,都安排好了。

剩下的这些银子是我单独给受伤的兄弟们的,你就说是皇上给的抚恤金,加到抚恤金里一起就行,不用单独提我名字,我跟户部人说好了,你去领他们的抚恤金吧。”

文祁让王钊去户部拿钱,顺便把自己的份子钱也一起加在里面,也不让王钊说自己的名,直提父皇的恩德就足够了,她抢这点名声没用,也不愿意这么做。

“成,我明白了,你放心吧,我肯定给办好了。”

“嗯受伤的兄弟我也统计了名单,这些人去找我端王叔,他们应该是安排给我的商船的,我都跟我王叔商量好了,愿意都得可以来,不愿意出海的可以留下先去皇庄守卫。

等我的公主府盖好了我也需要侍卫的,到时候可以去我那,或者将来去我弟弟的皇子府也行,都是出路,让兄弟们别灰心,不管怎么样我王叔和我都想着大家伙,没忘了大家。”

王钊也差点哭出来,一个劲点头,收了荷包里面是一大摞银票,和一份单子,平均分给烈士家眷,和受伤的家里特别困难的兄弟,都是提前调查过属实绝不会错了。 健康导航-湖州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