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健康产业协会网

位置:中国健康产业协会网 > 招商信息 >

诛贼纪 第195章 托孤的悲哀

发布人:wending 发布时间:2018-10-29 21:53
第二天,府上迎来了一位客人,不是别人,正是夏侯战的大伯——曹正。

夏侯明初觉得奇怪,怎么儿子刚回来,这曹正就知道了。不过思来想去,在帝都之中,哪一家都是处在很多的监视中。虽然曹正不一定是监视他家,至少是得到了相关情报才会过来。

夏侯战本来还想多陪陪父母,可是来了客人,就不得不去见客人,更何况是与家族关系不浅的曹家。早在小时候,他还经常去曹正家做客,关系倒也好。

“战儿拜见伯父!”夏侯战来到大堂上,对着一位威武的男子行了一礼。

曹正穿着一身便服,但是那股万军统帅的气息,依然萦绕在他的身边。使得见到他的人,心里都会莫名地升起惧意。

不过夏侯战不会害怕。四年来,他见过的地位比曹正高的人数不胜数。而且,跟曹正同级别的高手也交过手,尽管打不赢,但也难赢他。

曹正正在喝茶,见到夏侯战向他行礼,一言一行却是不卑不亢,丝毫不像是帝都其他的年轻人,在他的面前瑟瑟发抖。他看得出来,眼前这个年轻是真的不怕他,而且是有底气的。

“不错,出去闯荡了四年,归来后果然不再是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年了。”他赞叹了一声,继续喝着自己的茶。

“伯父是听说我回来了才过来的吗?”夏侯战直接了当地问到。在他的印象里,曹正是从未登过他的家门的。

夏侯战不是傻子,回来时他的兄长跟他说了很多,他自然要多留个心眼。眼下有人亲自找上门来,不妨试他一试。

曹正是老谋深算的人,目光如炬,胸如城府。他既然来了,也就不会遮遮掩掩,反而坏了两家的关系。认清楚这点,曹家拉拢夏侯战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至于为什么要拉拢,当然是有价值。

“不错,听说你回来,颇有收获。作为伯父,自然要来看望你。恐怕这些日子你都不会消停,会有很多人来找你的。”曹正笑了笑。

夏侯战笑道:“伯父,你放心吧,过些日子我就去平原军投军,我不会参与到你们的争斗里去的。”

曹正心中有些惊讶,发现面前的年轻人越来越不简单,对朝廷的局势了解也很多的。不过他第一个赶来,目的还是有的。

“战儿,伯父今天来,确实是有目的的,不妨你先听我讲断历史罢。”曹正果断地切入正题,不想再说些没用油盐的话。

夏侯战点点头,他对曹正没用恶意,只是互相把话说清楚了更好,没必要虚迆委蛇。

“史书上说,曹魏主曹丕八岁能属文,博古通今,贯穿经史,及居地位,益尚谦和,坐不废书,手不释卷。”曹正一开口就是一段精彩的描述,使得夏侯战都佩服不已。

“可是,就这样一位才学兼优的皇帝,临死时却做了一件糊涂事:命曹真、陈群、司马懿、曹休作为托孤大臣。他一生的败笔,就出现在了司马懿的身上。

曹操对司马懿十分了解,他曾对曹丕说过,司马懿非人臣也,必定会干预曹家的事。只是曹操为一代枭雄,割二袁,俘吕布,下刘表,北扫乌桓,文韬武略,战功赫赫,司马懿无其功;至于曹操迎汉天子于危机之中,复立汉朝社稷,司马懿无其名。司马懿虽有异心,但不敢造次。

曹丕死,传位于长子曹睿。曹睿幼时聪慧,好学多识,常随祖父曹操征战左右,深得曹操喜欢。可就是这样一位能干的皇帝,曹丕还给他安排了辅佐大臣。”

曹正说到此处,叹了一口重气。夏侯战听到这里,知道他讲的是曹家在三国的事,但却不知道为何意。

“其中缘由,在于曹操。曹操开始有意传位于曹植,可是他没能上位。曹丕登基后,意欲处死曹植,但是母亲却劝阻他念及同胞之情存其性命。曹丕无奈,于是贬曹植为安乡侯。可是曹植不消停,说“利剑不再手,结友何须多”这样的话,引得曹丕多心,几次变换他封地,怕他培植势力。

曹丕要防着曹植,就更要防着又兵权的曹真和曹休了。曹丕分了一部分兵权给司马懿,让他牵制曹真和曹休两人,防止他们拥立曹植。这才使得司马懿当上了骠骑大将军,地位仅次于曹真曹休。

但是数年后,曹丕死了,曹真和曹休先后死去,司马懿军功甚重。当时,蜀国和吴国相继来犯,曹家只能任用曹真之子曹爽掌兵。只是曹爽本事不大,不能指挥曹魏的军队。司马懿苦等了二十三年,最后发动政变,以曹爽等谋反为名,灭曹爽三族,夺曹家兵权。至此,曹氏一族没落!”

夏侯战静静地听他把话说完,但仍旧不是很明白他的用意:“伯父,战儿愚钝,还望指点一二。”

曹正又叹了一口气:“虽然说没有一个朝代能够长久,但是为什么作为当时国土、人口、军官最强大的国家,反而第一个被灭亡,原因是值得深思的。”他的眼神变得空洞起来,“我总结出的,是兄弟不和睦,家族中的人相互猜忌。”

“战儿,我知道你的父亲肯定跟你讲了帝都的形式,不希望你参与到其中。因此,我也不愿意强迫你。但是,我们也不能成为敌人,否则结局也会很悲惨。”

“伯父,我明白了。你放心吧,我不会被任何势力掌控的。过些时日,我就会去平原军投军,靠军功赢得跟您一样的地位!”夏侯战语气坚定地说到。他从来就没有想过要掺合进去,在外的四年里,他已经受够了阴谋诡计。

曹正露出赞赏的眼神:“很好,你能够这样想,还是非常不错的。平原军的李木和我关系不错,你去他那,他会好好关照你的。”

夏侯战点点头:“如此,就先谢谢伯父了!”

曹正觉得话都说完了,于是站起身来:“好,那我就先走了。”

“慢走伯父!”

(本章完) 健康导航-湖州新闻网